以前上作文課時,老師最喜歡說的是「我手寫我口」,就是想說什麼,把它寫成文字就對了。實際上,大家轉換起來都不是那麼簡單,因為畢竟講話和寫作文出來的體裁或多或少會有不一樣。


然而,編劇在寫台詞,最佳境界真的是要把那些劇中角色會說的話寫進去,而且要符合各角色的個性,真是蠻不容易的一件事。


有時候編劇會出現一些錯誤,比如說:


喃喃自語:


忘了是在演戲,變成好像在主持節目(命中注定我愛你,17秒):











這段影片的台詞很多餘。紀存希是在說話給誰聽?這裏需要的只是他表現出跛腳的樣子,觀眾自然會把「他很倒楣,好好笑」加上去,編劇和導演在這裏太不相信觀眾了。


其實這很容易出現在有當主持人,甚至通告藝人的演員(比如說胡瓜和吳宗憲演戲時常常會出現這種沒有必要的自說自話),或者說在比較注重口條,不擅長肢體語言的演員上。




不合時宜:


安排一場對話,其實是在對觀眾說教,要告訴觀眾一番大道理(命中注定我愛你,1分18秒)











因為不協調,讓陳為民講話突槌(「他說鳳嬌和欣怡在他手..那裏」)。


一開始烏柒柒接到電話時,他是一頭霧水,不知道為何有人說自己老婆和欣怡在他那裏。那時他要演出的狀況,是還沒意識到老婆被綁架。可是為了要安排紀存希真正了解欣怡懷著孩子所經歷的辛苦,就讓陳為民臭罵紀存希一頓。陳為民說的話基本上每一句都沒錯,但在這種場合說,讓我有很滑稽的感覺:


1. 真的那麼擔心老婆被綁架,哪有那個美國時間說這麼長一串?


2. 就算他個性囉唆,該擔心的是老婆現在在哪兒,怎麼可能說的是感嘆她多辛苦多辛苦?(不要被陳為民生氣的包裝騙了,那完全不對)如果他不講廢話,但催促紀存希趕快上車,在車上講還比較有意義一點。


3. 就算要演烏柒柒是個糊塗的傢伙,紀存希應該不是吧?後面紀就不要自言自語,又和郝醫師(其實是觀眾)解釋那麼一堆了,趕快上車!觀眾又不是白痴,看得懂的。




其實大部份的地方,台灣的偶像劇比起流星花園那個時代,編劇已經進步不少(愛情魔髮師,52秒):











電話響的時候,沒有安排兩個人之中的一個說:「啊,有電話耶」這種廢話,就是一大進步了。


還有,若依要求亞斯為她說謊時,亞斯並沒有回答一句話,也不需要回答。只需要看著她,然後接電話,讓觀眾自己看他是怎麼說的就好。






一人一句:


如果是在比較多人同時出現的場合,各人的對白穿插就還蠻重要的。(命中注定我愛你,1分04秒)












可能從古典的歌舞劇開始,就有這種「一人一句」的對白,但其實現在來說,連歌舞劇都不大會用了。前一陣子去看獅子王,就沒看到它有這樣的對話。感覺上好像編劇覺得,既然演員都出現了,不講句話很浪費似的。其實這樣演員反而省事,只要唸唸台詞就好了。


不講話反而是最難的。有沒有看到後面宋新妮沒有台詞的那段,是不是最生硬?


這樣說來,編劇要安排「一人一句」,或許還是怕演員演技太差,不說話演不出來。可是如果這樣,怎麼不把演技(相對)比較好的比如珍珠奶奶留下來,和阮經天說那番話呢?或許陳林西施是比較粗線條的,但珍珠奶奶應該可以代替宋新妮說那番話吧?


感覺上三立為了拖戲,犧牲掉一些東西,應該不是為了拉大和籃球火的集數差距,讓無敵珊寶妹可以挾優勢上檔吧?而且籃球火是幾乎可以肯定一定會出精采回顧,搞不好為了接收命中的收視群,還會全部重播的。這樣降低戲的品質,如果珊寶妹不是真的很優,觀眾還是留不住,有點得不償失。


 






如果演技還沒有到達爐火純青的境界(年輕演員眾多的偶像劇一定會遇到的),編劇的功力要更高一點,甚至在分鏡的蒙太奇手法要稍微做點運用(黑糖群俠傳,2分07秒):











因為演員的演技都比較青澀(不過也不會比阮經天差到哪去),所以安排了不少動作和腔調,甚至對白鋪排所造成情節的微小變化去增加畫面的豐富性(不是增加沒必要的台詞,千萬不可弄錯)。


另外畫面小女孩轉接到小聾女身上,很明顯可以看出小聾女就是長大後的小女孩。而從小聾女說的話,畫面轉到韋曉寶身上時,已經強烈暗示了,韋小寶就是小聾女希望再遇見的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rson1204 的頭像
person1204

阿森的部落格‧台灣派

person12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