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報1.png

 

我和女朋友聊天時,講到香港的金像獎:

 

看到這個結果,很多人都罵聲震天,尤其是為海角七號和林志玲抱不平還說香港金像獎走不出去云云。

其實香港金像獎,本來就是在鼓勵香港的電影,就像中國的金雞獎百花獎是在鼓勵中國的影劇,奧斯卡主要是在鼓勵美國的電影一樣,天經地義,理所當然


在沒多久之前,多年來頭一次我想看台灣的金馬獎,其實就是想看我心目中有史以來的最佳台灣電影海角七號會不會得獎。

當時看電視,女朋友說海角七號一定會拿很多獎的,尤其是最佳影片,因為是海角七號把這屆的金馬獎撐起來的,如果不是海角七號,今年的金馬獎根本沒有辦的必要!

她還說,國片低落了那麼多年,終於有海角七號,連之後的冏男孩,1895都大大沾光,終於到電影院看國片不是一件丟臉的事,台灣電影圈的人都應該跪下來感激魏德聖導演賞他們口飯吃!

邊看黑人和屈中恆演的「為什麼是海角七號?」短片,我還邊吐槽她:

「唉呦,不可能的啦~~國片之所以低落了那麼多年,就是因為電影圈外省族群比較多,他們所拍,所了解的是自己熟悉的眷村文化或中國文化,應該很難懂得欣賞海角七號所拍出的台灣在地多元文化。」

她白了我一眼,說:「都什麼時候了,還在說這種外省本省的話,哪有這樣?而且海角七號都奪得東京海洋影展首獎,金馬獎還敢不頒給它嗎?」

我說:「不是說外省文化就不好,本省文化就好,而是不同文化的人,如果沒有虛心,很難互相理解,就更不用說達到情感上的共鳴了。就連李安,拍的也是中國或在台外省人,甚至在美外省人的故事,因為那是他最能共鳴的文化,妳認為其他人如何?妳說東京海洋影展,那是因為台灣和日本都是海洋國家,能夠互相理解的,中國是陸地國家,外省文化比較偏陸地文化......」

她沒什麼專心在聽。因為我又在說教了。所以我改而和她用打賭的方式看誰對。

 

不過說實在,我看到阿嘉和茂伯、馬拉桑、大大演唱組曲時,看到所有上台的頒獎人幾乎一定會提到海角七號,和它所帶動的國片風潮時,心中也不禁浮起了一絲絲的希望!

 

但是到頭來,我看到什麼年度台灣傑出電影,什麼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頒給海角七號時,我就幾乎確定海角七號不會得什麼大獎了!!

 

最後海角七號在金馬獎得到的獎項,除了上面那些憑空冒出來的獎項,和觀眾票選最佳影片之外,只有最佳原創音樂和歌曲,和最佳男配角馬如龍。最佳男主角是中國,最佳女主角是香港,台灣只佔到兩個配角。(這LP舔得夠明顯了吧?)

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我的MSN暱稱都是:「中國投名狀三億V.S.台灣海角七號半億,原來花的錢多才是最佳影片!台灣人的錢最終還是要拿去鼓勵中國人!」

 

或許有人會說,中國和香港的電影或許真的拍得比較好,所以他們得獎是理所當然的啊。我要對那些人說,你們未免也太天真了!

金馬獎是台灣舉辦的,用來鼓勵台灣電影豈不得其所哉?

更何況,就算你們不知道以成龍的演技,拿過金馬獎的最佳男主角(兩次),你們總該記得周星馳拿過最佳導演和最佳影片吧?

既然金馬獎可以拿一屆來鼓勵香港人周星馳,拿兩屆來拍仇台份子成龍的馬屁,為什麼海角七號大放異彩的這屆,不能拿來鼓勵道地的台灣電影呢?

這到底是為什麼?誰能告訴我?

台灣有一批人,就是奴才性,一天到晚就是要向中國靠,向香港靠。看到那樣的結果,我和我女朋友心情都很低落,差不多就像逆轉不勝那時一樣。

現在再回過頭來看香港金像獎,想到台灣的金馬獎甚至吝於給台灣的林志玲入圍呢!憑什麼他們要頒獎給台灣的林志玲,和海角七號呢?

奇怪的不是香港,是台灣。

台灣真是個奇妙的地方,能夠從禁止布袋戲說台語的政府管制下,誕生打敗迪士尼卡通「玩具總動員2」,全球票房破四億的布袋戲電影「聖石傳說」,也能夠從一天到晚想舔外國人屁眼的電影圈中,誕生像海角七號這般的偉大電影,像魏德聖這般的偉大導演。

 

茲錄下香港人對海角七號的觀感:

假如海角七號在香港 .沈旭暉
香港興起本土運動的同時,英國代表的西方文化通過全球化機制,還依然在香港流傳。

 


 

沈 旭暉,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助理教授、國際關係研究室主任﹐研究方向為中國民族主義與外交、反恐、中美關係、香港涉外關係等。耶魯大學學士及碩士、牛津 大學博士﹐香港Roundtable社會科學網絡名譽主席。學術著作有《Redefining Nationalism in Modern China》等﹐非學術著作有《國際政治夢工場》等。

 

電影《海角七號》上映後,有關這電影和台灣日治時期皇民化政策的聯繫,各方已發表了大量文章探討,正反立論,莫衷一是。但假如我們以全球化理論重新閱讀這題目,也許能釋出超越本土演繹的普世意涵。

根 據David Held等學者的《全球大變革》一類主流全球化理論書籍,「時空壓縮」(Time-Space Compression)可算是公認最不涉及價值判斷的全球化定義:當交通和資訊科技進步,會將三度空間的時空距離大幅縮減,由此衍生出改變政治、經濟、 文化、社會的連鎖效應。然而,所謂「時空壓縮」,並非二十世紀末開始的「厚硬型全球化」(Think Globalization)的專利。此前,史上早已出現不同程度的時空壓縮全球化,包括涉及深度和速度不及二十世紀、但廣度和影響相若的「擴張性全球 化」(Expansive Globalization)時代﹔西方殖民主義的擴張,正是數百年前「擴張性全球化」時代的象徵。《海角七號》反映的日本情結,部分無疑可以直接追溯至 皇民化政策,因此才會有哼日本小調的老郵差、有日本舊情人的本土老婦,乃至有一九四五年台灣人歡送日本人離開的場面。這些電影場景,可視為未經加工的時空 壓縮的如實反映。

然而,當殖民地經過解殖思潮洗禮,就會出現另一個情況﹕「時空解壓」(Time-Space Decompression),也就是希望通過人為方式,恢復該地方被「壓縮」前的前殖民時空。但由於這根本不可能客觀出現,所以解壓的過程,其實也是一 種新的身份建構。一九四五年後,在台灣的時空解壓過程中,受皇民教育影響的本土意識、和日本文化的本身往往被等量齊觀,於是解壓者情願追溯至前一八九五年 的時空,而不大接受日治期間醞釀的台灣本土文化。台灣皇民化文學作家張文環有這樣的文字傳世﹕「有一天,內台人會有在靖國神社前一同跪拜的日子,能向英靈 合掌是一種喜悅的期待,那是兩種血潮溶合為一而暢流的時候了……」有趣的是,剔除文章公然對日本的仰慕之情,文中也將「內台人」形容為足以和日本人並列的 「兩種血潮」之一。但由於台灣由被視為外省政權的國民黨管治,上述的本土主體性在整個時空解壓過程卻被大量抹殺。這種不全面時空解壓的結果,出現了一整代 既被挑起對日本殖民管治的仇恨、又同時對外省政權不滿的台灣人,就像《海角七號》那位中年本土村代表。

到了冷戰後的新一波全球化時代,台 灣這類後殖民解壓沒有完全成功的地方又被前宗主國重新影響,於是出現了「時空再壓縮」(Time-Space Recompression)的現象。在這過程中,百年前的殖民經驗又被拿來和今日的日本文化相提並論﹔昔日的殖民管治則被予以一定程度的浪漫化處理。這 份浪漫化的歷史重構,構成了台灣本土文化的新主體性,就像《海角七號》戀上日本女孩的新一代。

重要的是,假如早前的解壓過程能顧及台灣主 體性,就像別的後殖民地那樣,今天的時空再壓縮也許純粹是第三代台灣人的事。但由於過去數十年的解壓是不完整的,今天《海角七號》代表的台灣主體性才足以 同時涵蓋老、中、青三代﹕第一代擁有日治期間時空壓縮的直接回憶﹔第二代屬於解壓不完整的反彈﹔第三代是面對時空再壓縮的浪漫化回應。不過,這裏顯示的主 體性還是相對和諧的,並沒有對大陸的公然排拒,而理論上,這精神也可以應用在大陸身上。因此大陸的過敏反應,大可不必。

《海角七號》在香 港上映後,也有不同迴響,有人說「很隔」,也有人說其實可以應用在自身。事實上,香港也經歷了像台灣的「時空壓縮—解壓—再壓縮」三個階段,只是解壓和再 壓縮的過程,在香港回歸後幾乎是同步進行,因而效果更複雜。這些年來,一方面香港社會出現了愛國論爭和國民教育,以圖對英國殖民管治留下的痕跡進行解壓﹔ 另一方面,這個解壓過程被不少人認為未盡全面,因此香港同時興起了本土運動﹔與此同時,英國代表的西方文化通過全球化機制,還依然在香港流傳,雖然波及的 深度和廣度不如前,卻有不少流行作家不斷寫作以懷念殖民歲月、追憶英國精英文化為主軸的文章,也就是為特區和殖民時代的英治遺產進行「時空再壓縮」。由於 上述現象同時出現,並沒有一整代香港人單單受時空解壓或再壓縮影響,這不像台灣的後殖民世代論那樣涇渭分明。

邏輯上,我們完全可以複製一 部《海角七號》在香港上映。但這需要的歷史文化視野和導演功力更深厚,將遇上的政治地雷恐怕也更多。不過說到底,不要以為上述理論框架只適用於台灣或香 港,其實類似案例還有不少。例如由葡萄牙殖民地直接回歸印度的果阿(Goa),由意大利殖民地一度變成埃塞俄比亞一部分、後來終於在一九九三年獨立的厄立 特里亞(Eritrea),都可算在此列。■

simonshen@cuhk.edu.hk

 

 

延伸閱讀:

1. 魏德聖導演的夢:賽德克巴萊官方網站已經成立了!

http://www.wretch.cc/blog/seediq1930

 

賽德克·巴萊賽德克語:Seediq Bale,意譯:真正的人)是台灣導演魏德聖的一部尚未拍攝完成的電影。它述說的是1930年代,台灣在日本統治之下,台灣原住民賽德克族馬赫坡社頭目莫那·魯道,反抗日本政府而發動霧社事件的故事。2003年魏德聖花費新台幣兩百萬元拍攝5分鐘的預告片,希望吸引外界注意並獲得資金。然而募款計劃並未成功。

2008年,魏德聖的電影《海角七號》大獲成功之後,他決定重啟拍攝此片的計劃。根據魏德聖接受三立電視台主播李晶玉專訪時表示,他將以戰場上的勇士為視角,來了解此一歷史事件。並透過歷史現場的重現,重新檢視歷史。(摘自維基百科)

 

 

2. 海角七號,好看!

3. 聖石傳說 台灣電影的商業奇蹟 新台灣新聞周刊

4. 大支新歌上架! 我X你媽的金馬! 我住海角七號

創作者介紹

阿森的部落格‧台灣派

person12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留言列表 (19)

發表留言
  • kuku
  • 寫的真好,一語中的
  • 謝謝你!台灣人真可憐,別人當然是不會偏袒你的,沒想到自己人也是偏袒外人,真教人傷心。

    person1204 於 2009/04/23 00:39 回覆

  • ypc
  • 看完了
    i thought u would changed.
  • HubertYu
  • 是阿,影評人與評審根本不了解的文化,怎麼會獲得青睞呢?

    回顧台灣早期的電影,甚至是近期得到國內大獎的電影,寫的故事和語言幾乎都是我不熟的。雖然我認為海角七號的故事主軸可以更清晰,但絕對有贏得台灣大獎的實力,然而...

    就如阿森大所言 :<
  • 之前寫的批評文章,都是感到氣憤多於其它情緒,這篇寫的是記事,是因為悲哀的感覺壓得自己喘不過氣來。

    是休伯特大替我將本文貼到鯨魚網站的嗎?真令人感到榮幸。

    我昨天把這篇貼到ptt的電影版,不出所料被噓的狂慘無比。在其它領域不能提到政治似乎已經是根深蒂固的台灣人想法了。彷彿一看到政治的議題,會讓他們受到污染一般。

    如果貼到政治版,其中所提到電影和文化的部份還比較多呢!那這種想法要到哪兒去呢?

    person1204 於 2009/04/25 00:30 回覆

  • 看不下去
  • 不要搞笑了好不好
    海角七號是很棒 但比起投名狀 的確就被比下去了

    你對這領域的認識淺薄的非常可笑你知道嗎?
    你有沒去看過奧斯卡有多少次把最佳影片頒給非美國片?

    而且金馬獎的崇高就在於它不搞自爽那一套,如果要照你說的鼓勵的話,那麼限制報名影片的國籍最快,只限台灣電影報名,就可以通通把獎項頒給台灣電影,這樣自爽你會覺得很高興嗎?

    被噓的原因不是因為你提到政治,而是因為你這篇的水準真的很低,整篇充滿民族沙文主義,非常可笑
  • 投名狀我也是去戲院看的。說真的,難看斃了。以中國人的文化就是萬事鬥不過玩政治的,這種兄弟間的友情在中國被摧殘的陳腔濫調不論在戲劇中或現實中都演到不想再演了。美國片「國王遊戲」還比這部好得太多,都沒有得獎。你說海角七號會被這種鳥片給比下去,你才在搞笑呢!

    奧斯卡有多少次把最佳影片頒給非美國片?我不知道,印象中好像是沒有吧?你不要說末代皇帝或貧窮百萬富翁那種算是亞洲片喔?或許我認識淺薄,但起碼比你深。

    金馬獎的崇高?這才真笑掉人大牙,只會舔別國屁眼的獎,還有臉講崇高?如果像你自己自爽提出來的辦法一樣,只限制台灣電影參加,還比現在崇高一點!要舔別國屁眼不如更「崇高」一點,乾脆限制台灣電影不准參加算了。

    這就是你的崇高,只要不舔別國屁眼,就叫民族沙文主義!

    真奇怪,每次有這種論調的人,為什麼總是不敢留下自己的信箱或blog呢?到底是什麼樣的觀念,讓你說可笑,卻只敢偷偷地笑呢?

    這種人不管在中國或美國,和崇高都沾不上邊吧?還有,把這種自卑的心態叫做崇高,才真是自爽吧!對稱讚台灣的文章「看不下去」,捧別人的LP叫崇高,也難怪你不敢留資料了。

    person1204 於 2009/05/05 23:53 回覆

  • 你真可笑
  • 是啊是啊 全世界只有你對啦

    難怪在批踢踢被噓到翻天
    哈哈哈
  • 我可不是用免洗ID留言,在批踢踢被噓我也坦然接受。

    被噓只代表有很多人不認同我的言論,這又怎麼樣呢?有哪些不對說清楚我會接受的。看那些噓的人,也沒人講出個什麼道理來。

    去年520之前,不也很多人都認同「馬上20000點」的說法嗎?那些用錢認同的不是賠的一屁股?那些用嘴認同的卑鄙小人不是雞嘴變鴨嘴?

    真想不懂為何這種廢言你也有臉留。

    還是不敢留資料嗎?還是只敢躲在後面偷偷笑嗎?那這種人說的「崇高」也就可想而知了。

    再繼續留言,如果你有留下資料我會和你好好討論,如果沒有,我就直接刪除你的回應了。

    person1204 於 2009/05/06 01:30 回覆

  • tommyfeb2
  • 分享一下我的想法(話好像有點多)

    舉凡金曲金馬金鐘獎,跟他認真你就輸了。
    其實國片我還看蠻多的,當時海角七號我是在上映的第二天看的早場,
    為什麼這麼早就看呢,因為國片很容易第二周你就看不到它了。
    「海角七號」的效應真的有嚇到我,當時只是覺得還挺有趣的片,
    寫完BLOG的文章之後,才發現那個延燒的效果有夠可怕,
    有人跟我說他看海角看了三遍,還有一堆朋友說想跟我去看國片,
    結果咧~~在我現在還繼續看亂青春的同時,
    戲院已經回到剩下跟我當時看穿牆人一樣的稀稀落落不到20個人。

    事實上,有時候我也覺得國片真的蠻難看的,
    但我就是忍不住對於這個有點小眾的文化有莫名執著,
    認真的回想起來,我自己覺得「海角七號」也算是被捧的有點過高了,
    不過我很高興的是,我可以繼續看到馬尿、小應這些人玩音樂。

    回到金馬獎本身,我倒覺得我還蠻想看看一些得獎片的,
    像是金馬新人姜聖民的跳格子(這部是短片根本沒上過戲院~冏),
    身為圖騰樂團的主唱,開外掛入圍過金曲金鐘金馬,真是奇葩!


  • 其實妳說的沒錯,和它認真就輸了。所以我一開始也才不抱期望,最後還是忍不住有期待,最後就輸了。但這樣是沒有辦法的,不和他認真,就像大多數聰明的人一樣,最後也贏不了呀......這就是最讓人悲哀的一點。

    我了解把它當成一種消遣娛樂就不會有那麼多抱怨了,但是這就像其它所有事一樣,和價值觀及文化差異有關。金馬獎的那些評審比較能體會投名狀那種純中國的文化,勝過同樣在台灣土生土長的所謂本省甚至原住民文化,其實是很容易看得出來的。

    比較起來,金曲獎的評審還有很多有音樂天份的原住民撐著,讓它不要一面倒......

    其實我覺得海角七號之所以有這樣的票房,和「命中注定我愛你」及「敗犬女王」有那麼高的收視率的道理是差不多的。因為它們說的故事,有台灣人不僅熟悉,甚至日日浸淫其中的元素,然後又加入了其它不同的文化。之前很多的電影導演都刻意摒除所有明顯的文化標記,但當然終歸無效,電影本來就是在說故事,故事要如何不表現文化?不表現文化的故事會有人想看嗎?

    就好像 Slam dog Millionaire ,那個故事本身其實是有點陳腔爛調,有點美國價值的,但之所以能夠獲得萬眾矚目,難道不是美國電影工業(也是美國文化的一部份)加上那令人以為知道卻其實根本不熟悉的印度在地文化嗎?因為大家相信這是真實發生的,所以雖然情節不如「絕命終結站」(不是貓纜)殘酷或「奪魂鋸」離奇,卻更令人震撼,那震撼持續更久。甚至最後把寶來塢電影一定會來上一段的印度舞加上去,也不讓人覺得是狗尾續貂,而是將印度味提得更鮮更濃了。

    這種看似庸俗卻引起文化激盪,深入人心的電影,就像海角七號,正是主流,而不是投名狀那種一拍再拍毫無驚喜的東西。如果投名狀是最佳影片,那麼滿城盡帶黃金甲或無極就是天下第一影片了!

    這也就是我即使知道對它認真無用,也還是要忍不住指出金馬獎的評審是只會舔別國卵蛋的豬頭的原因。因為它聽不懂,大多數人卻是可能聽懂的。

    person1204 於 2009/05/14 03:08 回覆

  • 兔爸
  • 感同身受!
    很多事台灣人都不認可台灣人!好比國產博士永遠比洋博士差!

    不管做得再好!似乎都沒過洋水的好!

    我知道阿森想表達影評人不同台灣文化有什麼資格評論!但是我看完的心得是!台灣人某些程度上是不認可自己出產的東西!
  • 其實兔爸看的沒錯。好像是一種自卑心態吧。不過他們不能欣賞台灣文化似乎是天生的了。

    奧斯卡好幾年都讓史蒂芬史匹柏鎩羽而歸,到辛德勒的名單才給他。金馬獎在給周星馳鼓勵時可沒考慮那麼久。既然如此,台灣的獎,頒給台灣人需要猶豫或不好意思些什麼嗎?或許就像兔爸說的,不認可自己出產的東西吧。

    如果賽德克巴萊票房不像海角七號,而金馬獎沒有頒給它獎項的話,雖然仍難接受,其實是可以理解的。可是海角七號我看超過台灣片平均票房50倍以上吧!一定有它的原因。我認為拍不出接近於它成績,甚至不知道原因的人,怎麼有頒獎給它的資格?更何況羞辱它?

    我以為從受歡迎的程度去思考自己少看到了什麼,以至於自己欣賞的影片不受歡迎,大眾喜歡的是什麼樣的內涵,是評審該做的,但他們沒做。只是待在自己的舒適圈中看世界,我認為在某種程度上失去了評審的資格。

    我相信金馬獎的評審會覺得,給他們幾億,他們也拍得出像投名狀一樣好(?)的電影,他們能夠理解,所以頒給他們心裏比較過得去。可是不用說給5000萬,就算給他們10億,他們也拍不出海角七號,也不會想到要去拍海角七號那樣角度和細節的電影。所以他們沒辦法理解為什麼這電影會紅。

    person1204 於 2009/05/16 00:36 回覆

  • 英琪的妹
  • 嚴格來說~
    我覺得海角七號已經成功了,至於得獎與否,也不過是有沒有錦上添花的表現罷了.
    舉凡任何獎項都讓我感覺在分豬肉而已,我也覺得投名狀無聊死了,幾乎都快轉帶過,比起其他入圍的片子,我覺得集結號也很棒,劇情片如果不是海角也應該是它..
    anyway~
    比較起來~
    我會期待導演未來拍的賽德克.巴萊
    因為那是他真正想要拍的片子,海角七號這部電影
    讓默默無聞的導演魏德聖
    一下子成為台灣電影的新希望,也讓他更有本錢去提他真正想拍的案子
    Sounds so sad.. but this is very true.如果沒有資金,拍什麼都很困難.

    海角七號很可惜沒有拿到最佳劇情片,但是它讓我在看這部片中有一股莫名的感動..我從來沒有看過一部電影二遍,除了工作需要以外..

    我很喜歡導演在接受專訪時說的一席話~
    時代的錯誤是時代造成的

    傳達的愛情是無國界的
    愛情是什麼
    愛情回到了電影的最終點
    為什麼是一群小孩子在唱歌
    就以愛情產生遺憾的那個點
    因為愛情回到了原點
    就是我愛你
    你愛我就這麼簡單而已
    為什麼要一個時代的包袱,為什麼要一個政治的包袱,為什麼要一個階級的包袱在裡面....

    我想它不只感動到我
    也感動了那些認同它的人
    其他的就不再重要了
    那座獎就留給賽德克.巴萊吧!

    cheer up!


  • 覺得你很偏激的人
  • 電影的成敗還是要靠製作品質,拍攝技巧跟演技之類才能相輔相成吧~並不是好看 好笑 票房高的電影就一定要得獎,海角七號帶給我們歡樂也產生了很強的文化認同,他就已經成功了一大半.
    我個人認為這並不是一部導演技巧跟演員演技很純熟的電影,但不否認他的題材非常有趣.
    我亦不欣賞你觀點中促進劃分族群的角度,相當小格局.
  • 電影當然是相輔相成的,我認為各方面海角七號都比投名狀強,如此一來最佳影片沒頒給海角七號令我費解。我不欣賞你話中暗示海角七號的製作品質、拍攝技巧和演技比投名狀來得差。

    帶來歡樂和文化認同就不勞您費神提醒了,大家都看到。

    台灣本地種的烏頭翁,因為放生鳥多採取白頭翁的緣故,生存空間受大幅壓縮。烏頭翁和白頭翁僅在生物學家和賞鳥者間劃分有意義而已,在你說來也相當小格局或小家子氣是嗎?

    我說明外省族群者所涵養的是外省文化,不能理解所謂本省人的感覺,反過來本省人也不能拍出道地的眷村電影,就如同凱文科斯納拍與狼共舞,和迪士尼拍風中奇緣是不能完全表現真正的美洲原住民文化。實在不能理解這樣的格局哪裏小了?

    只不過我更進一步指出,外省族群也不屑去拍這樣的片子,這也是沒有錯的啊。

    要說格局小,應該是那些涵養眷村文化就不懂得欣賞其它族群文化的電影圈人士,或像你這種被人洗腦,一講到族群就說人偏激的人吧。

    person1204 於 2009/05/28 22:39 回覆

  • 你自己才被洗腦
  • 你真的是很可笑
    反正你就繼續自嗨好了
  • 部落格本來就是自high的場所,倒是你到別人家裏來撒野,到底是誰可笑?
    我當然要繼續自high啊,難不成要學你嗎?

    person1204 於 2009/06/13 01:31 回覆

  • 影
  • 我真的不明白海角七號到底哪裡好看?最佳電影?還差得遠呢!
    整部電影除了茂伯搞笑(完全沒戳到我的笑點)、莫名其妙的一夜情就相愛了(靠,仇人變戀人那麼快喔)、男主角大罵樂團(我完全看不出樂團精神在裡面,練團時無默契可言)以外,劇情空洞至極啊!
    籌備十多年的賽德克巴萊應該會進步。
  • 你的第一句話說得最好,你當然不明白,為什麼你不喜歡,或許你永遠也不會明白。

    你後面所說的根本不是原因,不好笑、莫名其妙、負面描寫的偉大電影如教父、賓漢、辛德勒的名單、星際大戰、小太陽的願望、貧窮百萬富翁...等等所在多有,絲毫不會減損電影的好看程度和地位,增差只在於你不認同海角七號裏面描寫的人物、說話及思考方式而已。

    你之所以不喜歡,是因為海角七號所傳遞的價值觀你根本不認同,就像我根本不認同當屆金馬獎拍馬屁的最佳影片投名狀所傳遞的價值觀一樣。

    這也就是台灣外省、眷村圈的電影人士拍不出票房國片的原因,因為他們所拍的電影,沒有台灣大多數人認同並日日浸淫其中的可親的人事物和台灣情味,而海角七號卻有。

    person1204 於 2009/11/30 01:10 回覆

  • 影
  • 一部優質的電影,除了娛樂人以外,最重要的就是能帶給觀眾什麼啟示、道理、省思,簡單來說就是會有「教育觀眾」的效果。
    看完海角七號,我的感想只有:1.原來恆春人那麼愛罵髒話。2.被迫分離的愛情真可憐。好吧,你們有共鳴的人頂多覺得那樣罵髒話很有台味、許多情節透露鄉土風情,so what? 這種東西拿得出去嗎?只有台灣人在自嗨!

    我們看教父、賓漢、辛德勒的名單、貧民百萬富翁時,雖然不了解當地文化,對電影裡的異國民俗風情也不能產生共鳴,但我們卻還是能被劇情給感動,因為導演說的是一個好的故事。海角七號?我問過一個香港人,他說就算這部電影把時代背景改成十多年前的一對香港女人與英國男人的分離,也不會感動他!劇本本身就很空洞,很沒營養!

    基本上我把這部電影歸類到「樂團電影」(控制、搖滾教室、搖滾未來、琳達琳達、少年手指虎、NANA、重金搖滾雙面人...等),但上述的任何一部電影所帶給人的教育意義與娛樂效果都遠超過海角七號。
  • 好的電影,就像蒙娜麗莎的微笑或星夜這種偉大的畫作一樣,也和聽到一首或感動或解愁抒困的歌,或者,讀到一首或優美或慷慨激昂的詩,無本質上的不同。它們傳遞出的訊息讓人接收到之後,得到一種心靈上的觸動甚至解放,和舊的我相互交流,得到新的我。這是一種體會,就像和朋友說話,或者是到另外的國度旅行一樣,旅程中你一定會得到一些新的東西。看已經看過的電影,好像回到故鄉,熟悉的景物讓自己可以放鬆下來。

    什麼?你說教育觀眾?你是在講真的嗎?不要笑鼠倫了好不好?原來你看電影都是付錢去被教育的啊~~~有沒有那麼用功啊?

    電影不是視聽課程,更不是訓導主任,原來你們都是這樣看電影的?難怪中國國民黨之前會拍出那麼多如英烈千秋般的統戰電影,難怪中國會拍出南京!南京!這種要人付錢進場被洗腦的教育電影,像韓愈那種“文以載道““不載道不能以文名之“的觀念,不僅誤了中國人 N 年,更是限縮了人類可說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發明之一的文字極盡奔馳的空間。電影的發明中國人沾不到光,就還要去限制它的用途,真是無恥。

    你用的教育這個辭是教導(即指令)培育(即改變對方到特定的狀態),是一種上對下的關係,是天地君親師去從上而下地統治指導人臣子徒,根本不是好的電影應該有的,反而是它們會極力去避免的。

    所有電影、畫作、小說、詩詞、音樂等等藝術作品,在被創作出來之後,作者就已經失去獨佔銓釋和定義的權力了。每一個看過或聽過讀過的人都可以用自己的角度去解釋它、享受它甚至憎恨它,這是欣賞或接觸藝術時最基本的認知。所以儘管我對你或上面兩三位網友討厭海角七號不以為然,我也知道這是你們的自己的體會,所以我才說不明白的人或許永遠也不會明白。

    雖然我只看過海角七號一遍,裏面的人物卻很熟悉,茂伯像是我的阿公,阿嘉像是我的朋友,大大像我在打照面時見到的鄰居死小孩,阿嘉和大大的媽媽是我在台灣社會各角落都可以看到的,看海角七號我不用戰戰兢兢地想了解導演想教育我什麼,反而像老朋友和我聊天一樣輕鬆自在無壓力,對我來說,這是我看NANA、重金搖滾雙面人都沒有辦法得到的(當然看不同電影是不同的享受,略過不表)。

    看過同樣一部電影的人,會有不同的感受因此他們可以相互交流,所觸碰出來的火花未必和原先導演的本意一樣,甚至與電影本身都不一定相關,這是一種平行的關係。

    你和我對電影該如何的不同認知,如果用網路來做比喻,你的就是上對下、Homepage的web 1.0,我的則是點對點、blog以至於twitter plurk的web2.0。

    p.s. 對了,我在香港有三個同事,我推薦她們看海角七號,她們看過後個個都愛死了,還因此前一陣子到恆春、墾丁和高雄玩得很開心,她們超喜歡台灣的碧海藍天、屏東海洋館、滷味、炸雞排、魯肉飯、美麗島站的藝術作品和高雄夜市的木瓜牛奶。她們很謝謝我推薦她們去玩,這讓我做了一次成功的國民外交。你說台灣的風土人情味拿不出去,我倒是覺得這正是最拿得出去的部份之一。
    什麼?你的香港人說沒營養?那只能說他沒有福氣了......

    person1204 於 2009/12/02 02:33 回覆

  • 影
  • 我想你看娛樂商業片比較多吧?導演拍電影絕對只會有兩個目的:1.娛樂觀眾 2.教育觀眾(也就是向觀眾表達自己思想)。

    我當然是說認真的。我想你應該聽過有人說他深受某一本書、某一部電影的影響,甚至改變了他的一生。這就是電影教育人的力量。

    你完完全全曲解了我說的教育觀眾的意思。你對「教育」這個詞有很大程度的誤解。

    誰說教育這個詞一定是我們在學校的那種「教導培育」的死板形式?老師與學生聊天交流的過程中,學生也可能告訴老師一些新知識,這也是學生在教育老師啊!誰說教育一定是單方面、戰戰兢兢的上對下傳授關係?我今天教我母親上網,也是教育她。

    當然,我說的含教育目的的電影,不是那種中共為了洗腦人民而拍攝的電影。那也算教育電影,只不過它是負面教育。

    電影的教育效果,是指當電影播畢後,你就如闔上一本好書般,會從中學習到一些事情,而不是只是享受了好萊塢花大錢砸出來的華麗特效、抑或是笑笑茂伯的談吐,然後就沒了。

    我有一個學繪畫的朋友,她說她覺得蒙娜麗莎長得很醜,衣服難看極了。我就問她:「你不是說你最喜歡的畫就是《蒙娜麗莎的微笑》嗎?」她回答:「沒錯,雖然人物很難看,但它仍然是我最喜歡的畫,原因是達文西的畫功非常好,這種筆法在當時是首創。」

    我還有一個非常非常膽小、完全不敢看任何血腥暴力鏡頭的朋友,他最喜歡的電影卻是辛德勒的名單。雖然電影不乏暴力,令他很反感、數度用手遮銀幕、直稱看不下去,但還是將電影看完,並深深被主角的義行感動、被電影教育了許多道理。他有被這部電影娛樂到嗎?有什麼放鬆感、對裡頭的人文特色有什麼共鳴嗎?幾乎沒有,但他對電影闡述的道理津津樂道。被電影教育,就是你說的心靈上的觸動。

    你看NANA沒有很大的共鳴,原因在於你不了解龐克文化或你不是日本人,我看海角七號沒有共鳴,原因在於我是個在台北市長大、鮮少經歷鄉下的民俗風情的都市小孩。

    但,不談這兩部電影其他的思想價值,光是NANA裡娜娜與蓮的感情、我就覺得比海角裡那兩個一夜情的傢伙來得偉大多了!

    如果海角七號拿得出去,有在國外影展得獎嗎?好嘛,你不喜歡學院派,那有辦法在一大堆國家上映嗎?

    台灣的兩個樂團:五月天屬於流行搖滾,閃靈是極端金屬。這兩個樂團的音樂都各自擁有很多粉絲。那為什麼五月天拿不出亞洲,閃靈卻可以在歐美暢銷排行榜上名列前矛?

    雖然閃靈與五月天的歌詞都是中文、台語,歐美人無法產生共鳴,但他們還是選擇了閃靈,而非五月天。為什麼?

    因為歐美聽不慣五月天的曲風,閃靈比較合歐美人胃口?不是哦!原因在於閃靈的音樂藝術價值比較高,編曲上的技巧與功力是五月天所不及的。

    藝術價值高、教育性強,是可以使人不在乎對於區域文化特色的不熟悉的。不然,臥虎藏龍也就都只有亞洲人在看啦!只有亞洲人才有共鳴嘛!歐美人無法體會、他們永遠都不會明白,怎麼可能懂得欣賞呢?
  • 你話說的太武斷了,怎能說絕對?

    導演拍電影的目的何只千百,不用說其它的,魏德聖導演拍海角七號,就一定還有一個目的:讓他朝夢想中的電影「賽德克巴萊」前進。

    機會教育你一下(看,這種情況就是我在上對下了,你聽不懂我說的話所以才用「你可以教育你媽」的例子來反駁,教育和被教育的人在教育的時候是上對下的關係)

    Lesson 1:因為你說絕對,我只要舉出一個反例,你的話就不成立了。不過我還樂意多奉送一個:史蒂芬史匹柏在尚未以辛德勒名單得獎前,很希望得獎,他自己在當季奧斯卡頒獎前也不諱言他拍這部片就是很想得獎的,這應該也無法歸類到你說的兩個原因。

    Lesson 2: 我再機會教育你一下,“有人說“或“強者我朋友“這種舉例偶一為之則可,通篇都是如此,就變成“都是你在說“了~~

    被丹麥人打敗的英王看到蜘蛛結網契而不捨,振奮了自己復國的鬥志;中國蔣中正看到魚兒逆流而上,認為自己也應該向上;牛頓看到蘋果往下掉而發現萬有引力,中國唐太宗說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很多這種人因為某件事而得到啟發的例子。

    但與其說蜘蛛、魚兒、蘋果教育了英王、蔣中正和牛頓,不如說是他們從身邊的事物學習到了。

    教育的主格是教導者,受格是被教導者,強調的是教導者,就算省略受格也沒什麼關係:“你在教育。“

    學習的主格是接受、轉化知識的人,受格是放出知識的人,強調的則是接受、轉化知識的人:“我在學習。“

    如果你夠聰明,就看得出其中的分別了:

    說蜘蛛在教育,魚兒在教育或蘋果在教育是不恰當的,不如說英王、蔣中正、牛頓在學習。全世界絕大多數人都看過蜘蛛、魚兒和蘋果,可是有多少人因此而激發向上的鬥志?當初他們為何沒有發現萬有引力呢?

    不是這些大自然的事物具有教育功能,而是具有學習能力的人,可以從天地間的任何事物學到東西。

    如果你這樣還要硬柪說電影具有教育功能的話,那所有東西的功能,都應該加上“教育觀察這個東西的人“這一項,比如說電動按摩棒和保險套、路邊的垃圾捅,都應該歸類為“教具“,所有一切事物,都應該歸教育部管,不應該說是“行政院教育部“,而應該說是“教育部行政院“,教育部長應該主管國內所有事務,總統職權應該是“宣戰、媾和及教育“。

    問題來了,既然是每個人從電影裏學習到不同的東西,導演怎能攬功說不管你從看我的電影學習到什麼,都是我教育你的功勞?古早人用看電影追求異性,這要算是導演的教育功能還是娛樂功能?

    這用你的那套電影教育理論根本不能解釋,用我的說法就能解釋:一起看電影就像一起旅行一樣,這是電影的社交功能。你還要硬柪說和朋友交往也是你教我我教你嗎?你的人際關係只有老師和學生嗎?你的手機號碼寫的是學生甲、老師乙、老師丙、學生丁嗎?你把老婆或女朋友都當做老師或學生嗎?這真是名符其實的幹恁老師了。

    所以要說是教育,不如說是學習,要說是學習,不如說是交流,各個詞語有其涵蓋的範圍。電影的範圍不是像你所說的那麼窄。

    Lesson 2 結束,Lesson 3 開始。

    某個字詞的定義是不斷演變的,每個人、每個時代、每個族群都對各種詞語有不同的定義,不要以為你的才是正解,其他人的是誤解。

    既然你覺得教育是電影必備的功能,那就不用說“這也算教育電影“這種贅辭(Lesson 3.1 贅辭:廢話)了,比如說在目前我們可以說女老師男老師,但不會有人說我的親生女媽媽一樣(日後就不一定了)

    誰說“教育“就不死板,“教導培育“就死板了?這兩個詞所指的是同一樣東西,豈有一個死板一個靈活的道理?要是你說:“我媽真死板,還是我母親靈活“誰聽得懂?對於教育我的理解同 Lesson 2 及前文,不再贅述。

    你要從電影中學到一些事情是你的事,更大多數人只是想去享受電影帶給它的情境,不要把你的必修課當成所有人的必修。更多人是在你覺得“然後就沒了“的時候,去享受電影帶給它的餘韻。

    你的朋友是主動從“蒙娜麗莎的微笑“學習到東西,從“辛德勒的名單“學習到東西的,如果他們看不出筆法,一知道有血腥鏡頭就不看那部電影,那這些作品是教育不了他們的,不要如此貶低你的朋友,也不要以為所有人都是因為那些作品教他們什麼,他們才去欣賞的。

    Lesson 4 看清楚別人說的話:
    誰說我看NANA沒有很大的共鳴?我在後面說“當然看不同電影是不同的享受,略過不表“,這句話好像你沒有看到~~我看 NANA 看到兩位 NANA 都在自己人生目標:愛情或其它自己的興趣猶豫並作出或主動或無可奈何的抉擇,這是有思考過人生意義的人都能產生共鳴的。它帶給我的,海角七號也不能帶給我。我說它們不一樣,你就以為我說孰高孰低,是因為你沒看清楚,或是你看不懂?

    是你在做絕對的價值判斷,我可沒有~~你會說NANA的愛情比海角七號的一夜情偉大,除了你是個都市“小孩“,不懂愛情段段不同,沒有什麼偉不偉大之分(這裏誰比較死板?)以外,還因為你有著事事都要分等第(Lesson 4.1 等第:高低、級別)的功利想法。

    Lesson 4.2:
    海角七號在東京國際海洋影展得到首獎,這是我在本文中就提到的事,怎麼你寫了那麼多篇,到現在你還在問我?
    http://cape7.pixnet.net/blog/post/21702453

    在其它國家上映?在日本不用說了,在香港:
    香港海角七號傳來捷報,開畫首日(香港用法)以32萬港幣(約128萬台幣)即榮登開票首日票房冠軍寶座,打敗已在香港上映兩週的新鐵金剛之量子殺機(台譯007量子危機),也強勢打敗同檔上映的走佬芝娃娃(台譯比佛利敗金狗),以及在港賣翻天的日本爆笑片爆粗BAND友(台譯重金搖滾雙面人),再度在海外成為台灣之光。
    節錄自:
    http://cape7.pixnet.net/blog/post/22510523

    (海角七號)上映日期 中華民國 台灣 2008年8月22日
    香港 香港 2008年11月20日
    新加坡 新加坡 2008年11月27日
    馬來西亞 馬來西亞2008年12月25日
    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國大陸2009年2月14日[1]
    日本 日本 2009年12月26日
    (錄自維基百科)

    你要批評這個東西之前,至少也把這件東西的相關知識補充一下,不然還侈言(Lesson 4.3 侈言:誇口、嚎洨)談教育,徒然浪費別人時間。

    我也和歐美的人一樣,比較喜歡閃靈,勝過五月天,這是因為閃靈就像出 Chinese Democracy 的Guns N Roses 一樣,不會因為市場或政治的壓力而放棄自己追求的價值觀,而五月天卻會。

    但你好像說閃靈音樂的教育性強過五月天,所以它在歐美可以上暢銷排行榜,這未免也扯太遠了,藝術價值和教育性是兩件事,我不像你,我看得很清楚。

    你說的落落長一段結論是藝術價值是關鍵因素,只有前言、結論而缺乏中間的論證,這也就算了,末了(Lesson 4.4 末了:結束)還偷渡加上教育性強,這什麼玩意兒?!

    而且跟著你還繼續偷渡,把歐美和像你這類人相提並論,以為要說你這類人不明白的話,也得說歐美不會明白。歐盟和美洲等多元種族國家的藝術圈對不同文化的接納度高,他們接納了莎士比亞,接納了與狼共舞,接納了威鯨闖天關和 TAXI ,接納了寶來塢生死戀和貧窮百萬富翁,接納了閃靈、郭英男和聖石傳說,豈是住在台灣卻瞧不起台灣文化的眷村圈電影人士所能及於萬一?豈是你這類人所能及於萬一?

    退一萬步說,人家看得起的是你金馬獎的最佳電影,還是東京海洋影展首獎?如果你說海角七號差得遠,我只能說是你的品味差得遠。不要開口閉口我朋友、藝術價值、教育性、歐美就真以為自己有論證、有品味、清高、有國際觀了,跳出你的小井吧!這是我衷心的建議與邀請。

    person1204 於 2009/12/20 01:47 回覆

  • 影
  • 我發現我上一篇留言就已有提到「電影帶給人的教育意義」這句話,我想你應該聽過「宮崎峻的動畫電影很有教育意義」這種說法吧?我以為「教育」被用在藝術作品帶給人的效果上已經很廣泛了呢。

    另外,我不明白你認為「像韓愈那種“文以載道““不載道不能以文名之“的觀念,不僅誤了中國人 N 年,更是限縮了人類可說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發明之一的文字極盡奔馳的空間。」這種說法的原因是?

    中文可以說是最有極盡奔馳潛力的文字啊!我們是象形文字,要造字沒有規則可言,不像表音文字的英文受限於26個字母。中文語法規則少,一個字的詞性可以隨詩人的心意千變萬化,不像英文那般嚴謹。

    如果你的意思是指「文可以不用載道」的話,那要寫文章幹嘛?我今天跟你在這留言版交流,你跟我的文字都有載道啊,不載道的文字,豈不是「廢話」了嘛?

    如果你是指文字可以只要有娛樂效果,不用講任何道理,放心,711的49元廉價愛情小說到處都是。
  • 在中國人,中國思想的“薰陶“下,的確有很多人會講“XXX很有教育意義”這種言不及義的廢話,早已經見怪不怪了!想想看說的人為什麼會採取這種語態,如果是自己學到了什麼,就說我從XXX學到了OOO,還可以說明自己得到什麼,不就得了?就是在潛意識裏認為該受教育的是別人,又不好意思說出口才假惺惺地說這很有教育意義,我必須小心不要犯的毛病,居然被你拿來做為電影應該教育觀眾的證據了呢。

    我發現你非但不看清楚別人講過的話就開始回應了,原來你連自己講過的話都不清楚。你自己不久提過的事還得用到發現啊?那你看自己一年前的部落格,豈不是該得諾貝爾獎的重大發現?

    在你講你深愛的中文的時候,說一句話就搞錯三件事,也可算是猴塞雷了:
    1. 矛盾:先說象形文字,然後說要造字沒有規則可言;象形就是一種造字規則,不然你以為那兩個字指的是什麼?大象的形狀嗎?這裏我懶得教育你了,你那麼崇拜中文,自己去查,去學習吧!
    2. 嚎洨前準備不足:不但連自己講過的話都不清楚,連自己深愛的事物也不花時間去弄懂,中文造字沒有規則可言?你連六書:象形指事會意形聲轉注假借,都沒聽過嗎?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5%AD%E6%9B%B8
    3. 別說 26 個字母的變化,光是 0 與 1 的字串,變化幾何你一定不知道:無限大。為什麼我說你一定不知道呢?因為你說英文的26個字母和中文比較起來是受限的。別再阿Q 了......什麼,你不知道阿Q 是什麼?這可是你深愛的中文裏的典故喔,要不要自己去查一下?

    這種人和我談教育?你應該多自我鞭策、教育個幾年先吧!

    本來我在話裏面藏了一句自己杜撰的“不載道不能以文名之“,是想說除了諷刺那些話說的冠冕堂皇,卻沒有真才實學的人以外,還想說和你開個玩笑,看和我筆戰,找我漏洞的你會不會發現,後來看到你連自己講過的話都不清楚了,真沒意思~~就只好自我揭曉啦!

    我說的意思是,有時候書寫文字不是有什麼特定目的的,不一定要載什麼大道,你會問這句話表示你不了解韓愈這個概念代表的是什麼。除了 7 的廉價愛情小說,詩經裏的那種”關關雎鳩 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 君子好逑“這種優美的情詩,在韓愈當代及後續“高尚“文人的眼中都是那種不載道不能以文名之、不入流的東西。你可以參考金庸寫的文章,在他每本武俠小說中寫的序......算了,我知道你也懶得去找,在這裏可以看到:
    http://translate.google.com.hk/translate?hl=zh-TW&sl=zh-CN&u=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3Fproduct_id%3D20220111&ei=q-MeS_GVC8qIkAWOssTxCg&sa=X&oi=translate&ct=result&resnum=1&ved=0CAoQ7gEwAA&prev=/search%3Fq%3D%25E9%2587%2591%25E5%25BA%25B8%2B%25E4%25BD%2595%25E5%25BF%2585%25E9%2582%2584%25E8%25A6%2581%25E5%25B0%258F%25E8%25AA%25AA%2B%25E7%2599%25BD%25E7%2592%25A7%25E4%25B9%258B%25E7%258E%25B7%26hl%3Dzh-TW%26client%3Dfirefox-a%26rls%3Dorg.mozilla:zh-TW:official%26sa%3DG

    person1204 於 2009/12/09 07:40 回覆

  • 影
  • 一部能獲學院派肯定的「最佳電影獎」的條件,我認為有以下三點:

    1.良好的教育意義。未必是公認良好的,例如有電影主張無神論、或是有神論,這爭議就很大。但不管怎樣,導演表達出來的東西就是要有自己的思想,要言之有物。

    2.豐富的藝術價值。例如構思具有獨創性、原創性、地方特色等等。

    3.耐看。一部優質的電影絕對耐看。

    很明顯,海角七號除了第二點有比較符合以外,其他統統不及格。

    一對戀人因戰爭結束而分離、一個從頭到尾都沒有默契的拼裝樂團、一對一夜情的情侶。這種三流肥皂劇水準的劇情,最佳電影?

    耐看度。連你也只看了一遍。電影正紅時,有人說他去電影院看了三遍、有人說五遍。但這部電影仍然是偏重娛樂性,有辦法看十遍以上嗎?好萊塢特效片看太多次也是會麻痹的。

    如果你認為能看五遍就已經很耐看了,那你肯定沒看過好電影。真正偉大的電影、尤其在最佳影片榜上的電影,絕對都有魅力讓人細細品味十遍二十遍以上。
  • 什麼是學院派?

    我不認為拍出第一部電影的時候,世界上有電影學院這種東西。這個地球是先有了實作的人得到的經驗做為知識傳承,然後有了知識,經過知識的累積,才產生出學院,也才有你所謂的學院派。

    學院派所累積的是舊知識,可以帶初學者進入這門學問的殿堂。而且,在電影這種藝術/商業的學科,從來都是外面的實作者創出一種新的技法,思考出一種新的概念,進而豐富了學院所累積的知識。

    因為上述的原因,再加上很多變不出新把戲的退休實作者最後都進入學院變成教授(尤其是台灣的學術界),但再也創作不出比得上當初的傑作,所以學院派常常會被形容成象牙塔。


    你有沒有看過心靈訪客?有一個神秘的作家只寫過一部小說,轟動了文壇,但沒人知道他是誰。有一個高中生和他偶遇,發展出一段亦師亦友的關係。這個高中生的英文老師是自己寫的小說不受歡迎,只好來當老師的。老師很不喜歡他,但因為高中生寫的文章越來越好,他開始質疑那個高中生抄襲那個自己最崇拜的作家......不放太多雷了。我覺得那個高中老師,就是所謂的學院派中的敗類,自己的才能不足,不得已當了老師,在學院中打壓有潛能的學生。或許他自以為在砥礪學生,但那個高中生是運氣好遇到了那個小說家,才沒有讓自己的潛能中途就被扼殺。

    或許你會覺得為什麼我不就你所提出的三點討論?因為那是你自己認為的,那三點都可以說是結論,你只說你自己認為是這樣,卻沒說明為什麼你會如此認為,這樣來說,不管你想和我辯論或是在作文,都是零分的,因為都是你自己認為,憑什麼拿那三點當作標準,認為全天下的電影都該符合你所謂學院派的標準呢?

    作文,或一種理論,講求的是 ethos, pathos and logos 。這不是我在自說自話,請參考:
    http://www.google.com.hk/search?q=ethos+pathos+logos&ie=utf-8&oe=utf-8&aq=t&rls=org.mozilla:zh-TW:official&client=firefox-a

    什麼是 ethos 呢?公信力:
    這是第一優先,也就是你的論點是不是得到明顯的事實(最好)或有公信力的人(次之,其中那些人的公信力在你所論述的領域裏的專業當然是越高越好)的支援,比如說你說大家每天都看到太陽,知道太陽是圓的,就比我說胡錦濤說太陽是方的來的有力。但是,我的論述又高於如果有一個人說,我媽媽(或我朋友)說太陽是三角形的。

    我再說得更清楚一點,比如說這篇我寫的第一段,是在陳述一段事實,第一件事(世上先有實作者,才有學院派)是明顯易見的事實,就為我的論點(學院派不一定有什麼了不起)提供了佐證。
    而就你這篇文章看來,好像沒有這樣的佐證。

    Pathos,這是其次,訴諸閱聽者的感情:
    架構於公信力的基礎之上,讓你的閱聽人產生同理心,比如說看到有人放上 youtube 緬甸軍政府屠殺和平抗議的僧侶,那些僧侶們的痛苦讓你感同身受,因此論說獨裁的政府對人民(至少對僧侶)是有害的。

    在你的論述中好像也欠缺這一點。

    Logos,就是邏輯了:
    邏輯必須貫串全文的主要論點,比如說我說所有的球都是圓的(前提),籃球是球(論述),所以籃球是圓的(結論),但我不能說因為所有的球都是圓的,所以太陽是圓的,因為缺乏中間論述太陽如何如何,所以太陽是球。

    你的論述則乾脆前提和論述都省略,直接把你的結論拿出來當做是前提,希望我在你的框架中討論,這是沒有意義的。

    因為就算我不懂ethos, pathos and logos,我直接說學院派的最佳電影獎應該是:
    1. 不具備教條主義。
    2. 創新的觀影體驗。
    3. 票房決定一切。
    一個中立的觀察者會如何評斷我們的論述孰優孰劣?無從判斷,因為我們兩個人都是在自說自話。

    我想這篇文章對你的教育意義應該很大。

    因為前面兩點寫的真的完全只有前提,無從得知你是如何這樣認為,我想挑戰一下你的第三點。我想這是你自己的體驗吧,認為好的電影一定耐看,請看,論述來了:

    你說的耐看度我想應該不是指學院派的那些評審會看那麼多遍,因為一來無論哪一片入圍影片,看很多遍都是他的職責,我不認為其中有任何一屆的任何一片,能讓大多數的評審在評這些影片,細細品味了那麼多遍之後,評完回家還會想要細細品味的,這是我認為的人性,歡迎你提出反證。

    所以我暫且假定耐看度指的是一般大眾會想看很多遍。那麼就以海角七號和投名狀這屆為例,一般大眾想看很多遍的是投名狀比較多,還是海角七號比較多,從票房來看,答案應該非常明顯。除非你要講的是看盜版或Download的,但我不認為學院派會想鼓勵“想看盜版很多次的人數比較多“的影片。

    就算不講這些,不管正版盜版,你認為學院派的最佳電影榜上的投名狀,有多少人看過二十遍呢?為了你好,請千萬不要再和我說有你,或“強者我朋友“了......這是沒有說服力的。退一萬步說,就算你海角七號一遍都看不下去,投名狀看了一百萬遍,也只能說明你個人喜歡投名狀遠超過海角七號,你是上帝嗎?你是全體評審嗎?

    所以拿你自己訂出來的標準,用來套在海角七號身上,就已經是錯的了。

    person1204 於 2009/12/10 02:42 回覆

  • 影
  • >>金馬獎是台灣舉辦的,用來鼓勵台灣電影豈不得其所哉?

    >>既然金馬獎可以拿一屆來鼓勵香港人周星馳,拿兩屆來拍仇台份子成龍的馬屁,為什麼海角七號大放異彩的這屆,不能拿來鼓勵道地的台灣電影呢?

    >>這到底是為什麼?誰能告訴我?
    ---
    姑且不論海角七號的價值到底是不是比那屆金馬獎最佳影片高,光是你想「靠關係來得獎、台灣人的獎理當應該拍台灣人的馬屁」這種想法,就非常令人不齒。成龍會得獎我相信那是因為他有實力,如果成龍是個爛演員,得到金馬獎只是個被拍馬屁的虛名,金馬獎早就被各界抗議了。

    「台灣建築設計大賽是台北市舉辦的,用來鼓勵台北人的作品豈不得其所哉?為什麼台北人大放異彩的這屆,不能拿來鼓勵道地的台北人呢?」
  • 我這篇就是在說海角七號比投名狀好,怎麼可以姑且不論呢?就是因為我認為海角七號比投名狀好,評審卻把最佳影片獎頒給投名狀,我才覺得這些評審在舔中國人的屁眼的,這都可以姑且不論,那你到底在論什麼?

    就算你是要搞人身攻擊,所舉的例子也不對。

    台北市學校的市長獎,用來鼓勵高雄市的小朋友,如果學生抗議,你是不是也要“非常不齒“那些抗議的學生呢?為什麼高雄市的小朋友那麼有實力,卻不能得台北市學校的市長獎呢?

    放寬來講,我怎麼沒看到金馬獎鼓勵送行者、NANA、阿甘正傳、斷背山、衝擊效應和貧民百萬富翁呢?這你怎麼不去“不齒“一下?

    person1204 於 2009/12/10 03:00 回覆

  • 影
  • 更正:該樂團並非從頭到尾都沒有默契──即使練團的過程都是如此糟糕──在正式表演的那一刻前,突然沒來由地變得超有默契了!真是神奇啊!
  • 練習和正式上場時的表現本來就不會一樣的,不用說他們練習了那麼多遍,更不用說這根本不是你看的重點,難道它把中間默契慢慢變好拍出來,你就會喜歡海角七號嗎?

    我看到:
    從各人有各人(各族群)的想法的默契很糟,到接受挑戰共同對抗外侮(日本),發展出一種團隊競爭的默契,最後甚至連競爭的團隊都親和了,從中看到好像台灣過去就是這樣。如果現在台灣也能照這樣發展,而不是當吳三桂的話,是不用害怕中國的。這是我的感想之一。

    要說神奇,兩黨內部初選時爭黨提名爭的頭破血流,到了正式選舉時卻變成天生麻吉、馬利兄弟的那些政客才真神奇呢;選完哪個政客出包了,黨內又是“震怒“,“又是“嚴厲譴責“、又是“我是看報紙才知道的“,還更加神奇!

    這更不合理的事,可是真實發生的喔!為何練團與演出表現不同,電影不能演?

    person1204 於 2009/12/10 03:33 回覆

  • 版主真的很丟臉
  • 不愧是...的 看到中國兩個字就跳腳

    看到版主惱羞成怒直跳腳就好爽XD

    怎麼樣? 選輸了就認啦 你還要痛苦至少兩年 不想看金馬獎就移民啊 哈XD
  • 真少見有人在比賽還進行的時候,就醜態百出的~~坦白說這篇你就在自己部落格留言自爽不是很好,何必要丟臉丟到這裏來呢?

    person1204 於 2009/12/10 03:37 回覆

  • 有點偏激...
  • 很欣賞你之前對音樂的一些評論,但這篇影評本身確實容易挑起民粹、省籍情結,反而讓板主想傳達片子本身好在哪裡都被遮掩了,如果能回到影片本身,相信較能免於與網友筆戰,也可以在針鋒相對的言論中找到一些基礎。
  • 很高興你喜歡我的評論。

    這篇不是影評,是我之前觀看金馬獎的敘事文及感言。說實在我真的是離題了,金馬獎應該多講一點才對。

    這種所謂華語電影獎最出名的共有三個:
    1. 台灣的金馬獎
    2. 中國的金雞百花電影節(金雞獎百花獎合併)
    3. 香港的金像獎

    中國金雞獎至今沒有把最佳影片(分成多類最佳影片)頒給中國以外的電影,甚至沒有頒給香港。而香港金像獎至今,只頒給台灣一次(臥虎藏龍)。

    我不覺得這兩項獎的評審腦袋有問題,也不可能這麼多年來,剛好評審都是"公正地"認為自己國家/地區的電影最好。

    這代表什麼呢?

    為什麼它們都把獎頒給自己本地的電影呢?

    它們的電影卻蓬勃發展,這兩項獎的地位越來越高,儘管所抱持的"鼓勵自己人"心態被某些台灣人認為格局小。

    像台灣的金馬獎,第一屆開始就頒給了香港的“星星月亮太陽“,第二屆頒給香港的“梁山伯與祝英台“,至今46屆頒給香港19屆,中國3屆,鼓勵的影片這麼有國際觀。

    造成國片票房如何呢?國片的成績如何呢?

    就算它要棄大眾的喜好與國片的發展於不顧,以造就它自己地位的崇高,結果重視金馬獎而想來參加的電影卻在減少,儘管這幾年它都把獎頒給香港和中國電影,它的地位卻在不斷下降。這樣到底是誰得到好處呢?

    就我看來,它應該多鼓勵台灣的電影,就像香港和中國的電影獎一樣,而不要死抱著自以為高級的拍馬屁自卑心態,才是正途。

    那麼多年來除了海角七號,哪一部國片能讓國人朗朗上口呢?

    無間道、投名狀以致幾年前的功夫等金馬獎得獎影片,幫助了台灣電影製片業咩?幫助了金馬獎本身嗎?人家無間道、投名狀已經得了香港金像獎,需要你金馬獎來錦上添花嗎?金馬獎也花到納稅人的錢,香港中國有納稅給台灣嗎?

    最後,"不能沒有你"得了這屆金馬獎最佳影片。這不更說明那些眷村圈影藝人士只能了解台灣的某個族群,看不懂也領會不了海角七號嗎?台灣觀眾可是上屆投海角七號,這屆投不能沒有你為最受歡迎影片,台灣電影一致鼓勵的喔。

    台灣觀眾和金馬評審,誰在格局小,誰在搞差別待遇和省籍情結,不是一目了然嗎?

    person1204 於 2009/12/20 19:4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