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有一件事我放在心裏很久了,一直因為這個想法過於簡單所以沒有宣諸於文,那就是希望中國國民黨可以改名為台灣國民黨。

因為現在台灣的政局之所以這麼糟糕,表面上的原因好像是因為執政黨貪污無能,但其實根本的原因,是因為選民的結構沒有任何的變化。

中國國民黨做為一個外來政黨,在沒有強烈誘因促使它改變國家效忠的情況下,不但自己,而且還會誘導被它吸取養份的群眾,也去效忠和這些群眾原本不應該發生關係的祖國。

這就像男人發生外遇有了小孩後,把小孩帶回家,叫小孩叫自己的元配媽媽一樣。

支持國民黨不會是因為黨名掛著「中國」二字,而是因為經濟掛帥、利益掛帥。君不見2008年以前不分藍綠都知道國民黨比較貪污,但都覺得國民黨比較會拚經濟?其它事放兩旁,哪一黨能讓我有錢,我就支持哪一黨,就是現在國民黨支持者的最高順位準則。

另一方面,對民進黨的支持者來說,不管是好是壞,要讓「台灣的」政黨主導台灣政治,就只有投給民主進步黨。台灣意識是支持者的最高順位準則。

多麼可笑又可悲的準則啊!不管放在其它任何民主國家,一個只會講「我最愛國」的政黨有可能會變成大黨嗎?你會講誰不會講?誰會相信其他黨就不愛國?

但在台灣,無論民進黨做得多爛、貪污或無能的情況有多少、轉型正義做得有多麼敷衍了事、本土化做得有多麼表面,忘記了支持弱勢族群的初衷,具有台灣意識的民進黨支持者也絕對不可能會轉投中國國民黨,因為那個不是台灣的政黨。

要「利益至上 V.S. 台灣至上」的雙方支持者之中的任何一方消滅另一方的意識形態,都是沒有道理的,而且在世界歷史上,沒見過成功的例子。

這樣兩黨都不會被對方消滅,或許可以說成是賽局理論裏的「納許均衡」,但犧牲、扼殺掉的卻是台灣人原本應該享有的種種事物發展的空間:經濟、環保、教育文化等等。

因為兩黨都不需要考慮群眾利益,國民黨只要有錢就有票;民進黨更簡單,只要有中國國民黨就有票。

腦可以帶領身體,但腦也要做出各種保護身體的決定,才能繼續存活;相對於此,政黨帶領著支持群眾,但如果不能保護它的支持群眾,政黨也不可能繼續存活。

沒有台灣人,就不會有民主進步黨;但沒有中國人,中國國民黨也會繼續存在,甚至長期而言中國越強大,中國國民黨的覆亡危機就越高。

這不就可以清楚地看出,中國國民黨迫切需要改變它的效忠對象嗎?

民主進步黨的根(選票基礎)是台灣的民主進步價值,所以不可能改名,但中國國民黨的根卻不是中國國民,而是台灣人,而且台灣有九成的人自認為是台灣人,這還不夠當改名的好理由嗎?

如果中國國民黨改名成台灣國民黨的話,台灣就可漸漸變成一個很像正常國家的地方。

因為這讓民主進步黨的天然吸票能力降低,它必須思考在其它方面怎樣做才能對人民更有利,創造改進新的特色,才能勝過另一個台灣政黨。

利益至上的支持者不會因為改名而改變支持,這就意味著國民黨的群眾也不會短期消失,兼且還可以吸收具有台灣意識的支持者。

而其餘模稜兩可人云亦云兼且不知所云的中間選民,則是有兩個大黨可以選擇,哪一個的施政能力好,就投給哪一個政黨。兩黨可在施政能力方面做良性的競爭,和正常的民主國家一樣。

當然這個舉動是改變不了政客有害的事實,但能夠讓政客的為害情形降低。現在的政客可以靠「愛台灣」「燒成灰也是台灣人」的口號騙票,在台灣遍尋不著「非」台灣政黨的情況下,這種口惠的影響力就降低了。

這就像有一盞燈就有一個影,講一個影就生一個子;但是像手術燈那樣有兩盞以上的燈從不同角度照射,就一個子都生不出來了。

我樂見,漸漸地有些具有台灣意識的台灣人流向支持台灣國民黨,而有些只以利益為考量的支持者也因為分不到一杯羹而流向民主進步黨,上演與其它民主國家一樣不堪的戲碼,起碼這種不堪,是可以用民主的機制做損害控管的。

如果是台灣國民黨在推動 ECFA ,可以降低賣國的疑慮,中國方面也不會因為侵台的野心,而對兩黨中的任何一黨有偏好,因為要談,就只能和「台灣的」政黨談。把中國操控台灣政治的鞭子與糖果毀了,就能從而減少魔爪以商逼政,上下其手的空間。

只要想想看,中國政府會不會樂見國民黨開記者會,宣布從今天起改名台灣國民黨並刪除中國統一黨綱,台灣人又樂不樂見?就可以知道這件事是好是壞了。

如果真的如此的話,我並不是不能支持台灣國民黨。

就算,就算!一開始是騙人的,這種改名的行動,具有持久宣示的意義,可以改變支持的群眾基礎,從而改變政黨裏面出頭的政治人物,頭人改變了,政黨也就真正變身了。

這比該黨的歷代政治人物說「我也是台灣人」「呷台灣米喝台灣水」「以台灣為主對人民有利」等換湯不換藥的不斷表明心跡好得太多太多,就像0與1的差別,就像男人每天對外遇對象說我愛妳,還生了小孩,也是沒有意義,和元配離婚把她娶回家,才代表真的是愛她。

創作者介紹

阿森的部落格‧台灣派

person12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