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煊昨天參加「閱讀宜蘭.學習型城市」講座,談到大學生的打工經驗,說大學生打工是把讀書的黃金時間拿來一個小時80元賤賣掉,「真是笨死了」。

王建煊說,學生打工另一個理由是可以得到工作經驗,這是美化說詞,「少來這一套」,大學好好念書,畢業的第一年當打工年、當實習經驗年,不就可以嗎?如果家裡實在窮,不打工沒有辦法,他鼓勵清寒貸款,不要把大學黃金時間賣掉。

我個人對王建煊的認識,開始於高中時代他來學校演講。學校三不五時請人來演講,但是我記得的只有王建煊這一場。

當時我旁邊坐了一位基督徒的同學(就是這位),因為王建煊也是基督徒,所以他很早就在注意他,也對我說他的演講值得一聽,他還不停地向我介紹他的事蹟,不過現在我記不清楚了。

當時台積電是全台灣最熱門的公司,所以王建煊一站上台,就提出張忠謀的例子。說他不但在學校的時候就非常用功,進入社會以後也每天花四個小時以上的時間在看半導體方面的資料。

講到這裏的時候,我還聽得津津有味。雖然也聯想起一個笑話:老師說你們應該要感到慚愧,華盛頓在你們這個年紀時就懂得幫父親砍樹,學生說老師才要感到慚愧呢!華盛頓在你這年紀已經是美國總統了......

漸漸地他話鋒一轉,說學生參加社團是沒有必要的,學生不應該浪費時間在這種玩樂經驗上;他說交朋友是虛耗光陰,談戀愛更是對不起這個社會提供的資源。

他說,打工是賺得到幾個錢?這樣是在浪費生命(還是黃金時間?我不是記得很清楚)。

接下來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他以中國老爸教兒子的態度,細數現今學生的「罪狀」,並說學生不學張忠謀,把除了吃飯、睡覺以外的時間統統花在唸書上,是一件不可原諒的事。

本來一向在演講的時候,你也知道高中生是靜不下來的,不管台上在講什麼,台下都是自己玩自己的,只有少部份人在聽講。

但是那次演講,我坐在體育館二樓看台,注意到的時候,已經發現全場鴉雀無聲,與其說是肅靜,不如說隱隱含著一股肅殺之氣。

台上的他似乎不想理會,但其實從他更頻繁的白眼次數、更高的頭部仰角和更大的音量可以知道,他根本已經發現了我們的不友善態度,但還是要用他的年紀來壓制我們這些「不受教」的高中生。我也看到身邊好幾個同學瞪著他。

本來一場演講約一個小時,但我不知道是否因為僵持不下的態勢讓他拉不下臉來,超過一個半小時他還是繼續講,之前講過的話也開始重覆了。

講到最後他連「我吃過的鹽比你們吃過的飯還多」這種陳腔濫調都出籠了。

我們鼓譟了起來,學校開始時要我們保持安靜,但到了二個小時的時候,第一堂課時間已經過了,校方也開始坐立不安了。

最後我不記得是怎麼結束的了,我只記得以往無論聽完什麼演講,大家聊的都是籃球和撞球。但這次不管我們班還是別班,所有人都在幹譙王建煊!

所以後來他出來競選台北市長、台北縣長,我都打從心裏祈禱,如果真有上帝的話,千萬別讓他當選。當兵已經夠痛苦了,要是想把自己的價值觀硬套在別人身上的王建煊掌握市政......。

這次他所說的「打工笨死了」之說,已經有人在網路上批評,主要是認為這個人的價值觀與我們不同,基本上是王是利益導向,我們是尊嚴導向。

難道王建煊他不知道,人生的劇本是不能偷看也不能重來的?在年輕時青澀的記憶,不是在你功成名就,夜晚品著紅酒,透過落地窗俯瞰台北市夜景的時候追得回來的。

另外以他的標準來說,張忠謀是聰明的,阿扁是聰明的,沈富雄是聰明的,或許他自已也是聰明的。

但是「笨死了」的人,比如還沒開始唸書就開始送報的華倫巴菲特,平日的興趣是開鎖的賽局理論發明人,匈牙利數學天才約翰馮紐曼;比笨死還要不可救藥的人, 比如不務正業幫 IBM 寫程式,哈佛法律系都沒唸完就休學創立微軟的比爾蓋茨,日後的成就卻不見得下於整天只會唸書的人。

這些人不僅有豐厚的利益,而且也有尊嚴。如果尊嚴也可以量化,投入個人財產的一半(超過300億美元)成立全球最大的慈善事業,贏得的尊重,似乎比選縣市首長卻只會撿拾狗屎來得多。

說出黃金時間這種話的人,離不開中國的傳統思想「書中自有黃金屋」。

歐美的思想是希望可以均衡發展,或許在學生時期因為發展的層面廣而全面,一開始會追趕不上亞裔的「課業至上」。但隨著步入社會,成就持續不斷攀高的,卻多是一開始所謂「不務正業」的歐美人。

這不僅止於學業層面,看看體育的棒球也是如此。少棒青少棒台灣拿冠軍是家常便飯,但進入大聯盟呢?

中國已經用悠久的歷史證明自己的文化是較為低等的,現今我們的監察院長居然不在自己的本職上努力,還用這種低等思想,試圖荼毒現在的年輕人。

監察院長為何自打嘴巴,不用「黃金時間」去清查新生高弊案、花博、柵湖線、馬英九的綠卡案、美國牛案、國光疫苗案、莫拉克風災游泳案、理髮案、父親節餐案等等大案,反而去講怎麼做愛、唸書該怎麼唸等不是本職學能的東西呢?

性行為再怎麼牽拖,最多也只和衛生署有關係,唸書是教育部長的事,工作是勞委會的事,統合是行政院長的事,如果你監察院王大院長認為他們沒做好自己的工作,應該做的是追查他們的瀆職。

沒有做到這一點,瀆職的是你自己!

如果你動用監察權,敦促白院長也發放每年四五十萬給我們台灣學生,否則就告他瀆職,這樣台灣打工的學生一定會如你所願的減少。

這是你在監察院長的黃金時間該做的。不要再用你的小屁屁拉狗屎了。

這樣真的笨死了!

創作者介紹

阿森的部落格‧台灣派

person12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