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啟父上樣

2007年的「拜啟‧父上樣」(很多人翻成敬啟父親大人)真的是經典之作。

夢子與律子

 
編劇倉本聰
 
 
老闆娘在神樂阪餵貓

它不是有什麼驚險刺激的情節,只是一部小品,但將日本地方的世代交替,與自由派的人(如老闆娘夢子)和保守派的人(如老闆娘的女兒律子)之間壁壘分明卻又各有其苦衷的心境,描寫得絲絲入扣,我們常常特地提起的本土意識,在名編劇倉本聰的作品中,就像呼吸一般的自然。

日本的味道超級濃郁,我還沒看過台灣味的濃郁有這樣程度的台灣戲劇。

他們在其中提到的地名場景如東京市的築地漁市場(將太的壽司中的重要場景)與藝妓的神樂阪(包括拍攝神樂阪高低起伏的地形,窄巷的光景,貓很多的傳統、昆沙門天善國寺(傳說(在剛結束的大河劇天地人中)戰國名將上杉謙信是昆沙門天化身)、有「鴨子幫」盤踞的巢鴨(鴨子幫是一群歐巴桑,有鴨子幫文化比如穿紅內褲、戴特定款式的帽子及褲子等等)、鴨川(選用鴨川有象徵性意義,因為這是鴨子幫成員的老闆娘養老的地方)祭拜七福神的新年傳統,對他們來說提到真實的地名真的是理所當然。

巢鴨風光

標出真實地名,一來可以加強戲劇的生活化感覺,二來又可以帶動觀光,三來本地人對本地特色又更加了解,這才是確切落實本土文化的展現。

 

 

 有一齣日劇叫鹿男與美麗的奈良,讓沒去過奈良的我心嚮往之,都想去神社參拜,餵小鹿煎餅。它是改編自小說的,集合神話、考古與觀光、美景,把奈良拍得如同進入時光燧道才能到達的夢幻國度。

 

 

鹿男與美麗的奈良

(劇情提要)

9月時,意想不到的是,「我」竟然被大學教授勸去當個代理一學期的奈良女學館老師。但是到校後不但遭到學生戲弄,還因為被他們無視而無法有師生間的 交流,讓「我」有走投無路的感覺。不過就在到了十月以後。在奈良公園大佛殿的「我」面前,竟然出現了一隻鹿,而且還會跟我用人類的語言講話。實際上這隻鹿 從1800年前就為了守護人類而存在,牠為了每60年一次的「鎮壓儀式」,於是任命我擔任運送「」的人(「信差」)。「」在人間被稱作「三角」,會由狐狸選擇的女性擔任「使者」,將它交給我,不過「我」卻不是很在意這位「使者」,但是結果卻拿到不一樣的東西。鹿直接說「目被老鼠奪走了」,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我」被鹿印上了印記,導致「我」的臉漸漸變成了鹿臉。然後鹿還警告我「如果沒把『目』拿回來,日本就會滅亡」。就在同時、東方持續在地震當中,這也是富士山快要爆發的徵兆。

一方面,「我」所工作的學校,即將進行與姐妹校交流的一年一度運動競賽「大和杯(やまとはい)」。由於聽到劍道比賽的優勝獎杯叫「三角」,於是認為那個獎杯應該就是鹿所說的「」的「我」,為了拯救日本的危機,因此就這樣成為了劍道社顧問,並且還要帶領實力差勁的劍道社拿下比賽的優勝…

(引用於維基百科

如此一來,一部戲劇的成功具有歷史、考古、哲學 文化 起源、生態保育、觀光商業等多重意義,真是厲害極了。


如同篤姬那樣的歷史劇,明刀明槍地和你推廣在地觀光和歷史文化就不用說了,就連夜光階段疑惑這種推理懸疑劇,裏面公開出現的日本地名和景點多到想完全忘掉都不可能(更何況是紀念日本作家松本清張百歲冥誕的劇作);流星之絆也要置入日式洋食Hayashi Rice,提到橫須賀和橫濱等日本地名;虎與龍置入日本傳統落語(與黑道);歌姬置入日本太平洋戰爭的傷痕記憶與過去日本人風靡的歐美文化(詹姆士迪恩、貓王、月牙麵包)......


說起來不論是喜劇、推理劇、音樂劇、小品、鉅作統統都有日本的地名公開出現,大大方方甚至特地拍攝日本的飲食文化,反而要找到完全不講日本地名或飲食的一集都十分困難。

反觀台灣,本地的戲劇業者雖近來已開始有觀注這些層面(如痞子英雄那一年的幸福時光),但顯然還是不夠,比如痞子英雄,蔡岳勳(或說虞小卉)居然把它講成"某市"的警察故事,就說是高雄會死嗎?反而可以推銷當地的木瓜牛奶、光華夜市、旗津漁港......等等,難道提到當地地名,幫當地推銷,會是一種罪過嗎?

   

比如說「敗犬女王」盧卡斯去衝浪的地點,到底是沙崙、白沙灣、西子灣還是墾丁,編劇從來不肯說(或很隱藏,至少追劇的我從來沒聽到他說過)(不過它好像有說到社子島就是了),「命中註定我愛妳」杜撰出一個薑母島所為何來或所怕何來,真是耐人尋味,選定綠島澎湖,甚至龜山島當做故事發生地點不是更好嗎?我想台灣電視劇不錯,但仍有許多改進空間,才能成偉大戲劇或讓人不斷回味。


更誇張的是,去年有一部韓劇叫 On Air ,政府還贊助它到台灣的太魯閣來拍戲,反而在韓劇中講台灣地名就不會是問題,用這些錢幫助台灣的偶像劇不更是一舉數得?真是奇哉怪也。

阪下門口

就更不用說時間上,在「拜啟‧父上樣」中,以神樂阪的沒落(現實)為背景,訴說其中一家傳統日式料亭的變遷,其中人物發生的故事。這是日本人的縮影,其中之一,當然還有很多面向。

我敢說看完「拜啟‧父上樣」而沒有任何感動的,一定是絕情的人。而看完本劇,心中不留下任何一點日本文化的影子,更是絕無可能。這種行銷技巧,才真值得台灣戲劇界多多模仿學習,而不是只光抄劇情或照搬流行語。

拜啟父上樣  

person12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