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到兩種劇情的串場,一個是「蛇銜其尾」,一個是「主題貫串」。

什麼叫「蛇銜其尾」呢,就是首尾相連,也就是前後呼應的意思。這是幾乎所有(如果不是全部)藝術型態都會有的一種方式,彷彿這樣才完整。

比如說迴文:如 ”Was it a rat I saw?” 去掉空格(wasitaratisaw)順序完全反過來,還是同樣的一個句子。

比如說流行歌曲七里香的歌詞(詩):


窗外的麻雀 在電線桿上多嘴
妳說這一句 很有夏天的感覺
手中的鉛筆 在紙上來來回回
我用幾行字形容妳是我的誰


......

整夜 我的愛溢出就像雨水
窗台蝴蝶 像詩裡紛飛的美麗章節
我接著寫 把永遠愛妳寫進詩的結尾
妳是我唯一想要的了解

一開始「我」在寫東西。





中間有很多描述。





最後又回到「我寫」這個動作。
 


比如說
電影「阿甘正傳」:



阿甘正傳的「蛇銜其尾」串場(連配樂都相同,不過真好聽XD)


阿甘正傳簡介:

阿甘是一個近乎弱智的人,傻傻認真地面對生活,卻活出了一般人都達不到的精采一生。

他在軍中有一個好朋友鮑布,幾乎和他一樣單純(傻),只要捕蝦就可以滿足地過一生,卻陰錯陽差死在越戰的叢林。

阿甘最愛珍妮,但珍妮和他相反,雖然聰明,卻逃避生活中遇到不順心的事。 她過得反而不如阿甘。

軍中的上司丹中尉,是一個憤世嫉俗的人,最後也因阿甘的影響而「和上帝和解」。

一開場的 2 分多鐘,一根潔白的羽毛隨風飄蕩,經過車子(差點碾到)、黑煙,幾乎落地又飄起,最後(偶而)停在坐著的 Forrest Gump 的腳邊,被他收進書裏。

片尾處(從這段影片的 02:35開始)則是坐著的 Forrest Gump 腳邊有一根羽毛,(又)被風吹起,飄向無垠的天空。

開頭比片尾長很多,因為一開始需要鋪陳,而結尾簡短有力造成的印象才深刻(台灣、韓國連續劇為了收視率,有時會變成相反 XD)

羽毛是一種象徵性的手法,象徵生命。一開始的是阿甘(或珍妮這一代)隨風飄蕩,不知何時會弄髒(受傷)停下(死亡),片尾象徵小阿甘的羽毛又揚起,另一場生命旅程的展開。

片中阿甘媽媽說過一句名言 "Life wa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 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nna get."「人生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拿到的會是什麼(口味)。」

這裏所說的巧克力是指歐美的典型,和日式的稍微有所不同,這裏稍微有點文化的隔閡。

歐美巧克力


在片尾,阿甘到珍妮的墓前說了一段話,非常感人:

"
You died on a Saturday morning. And I had you placed here under our tree. And I had that house of your father's bulldozed to the ground. Momma always said dyin' was a part of life. I sure wish it wasn't. Little Forrest, he's doing just fine. About to start school again soon. I make his breakfast, lunch, and dinner every day. I make sure he combs his hair and brushes his teeth every day. Teaching him how to play ping-pong. He's really good. We fish a lot. And every night, we read a book. He's so smart, Jenny. You'd be so proud of him. I am. He, uh, wrote a letter, and he says I can't read it. I'm not supposed to, so I'll just leave it here for you. Jenny, I don't know if Momma was right or if, if it's Lieutenant Dan. I don't know if we each have a destiny, or if we're all just floating around accidental-like on a breeze, but I, I think maybe it's both. Maybe both is happening at the same time. I miss you, Jenny. If there's anything you need, I won't be far away. "

「妳在某個星期六的早上死了。然後我把妳安置在我們的樹下這裏。然後我把妳爸爸的房子夷為平地了(珍妮的爸爸在那房子性侵她)。媽媽都說死也是生命的一部份,我多希望它不是(他認為這樣媽媽和珍妮就不會死了)。小阿甘(珍妮的小孩)過得很好,快要開始上學了。我每天做早餐、中餐還有晚餐給他吃。我看著他每天梳頭和刷牙。教他打乒乓球(阿甘有職業水準)。他真的很棒。我們常常釣魚。然後每天晚上,我們讀一本書。珍妮,他好聰明。妳一定會為他驕傲的。我就有。他,呃,寫了一封信,然後他說我不能看。我不應該看,所以我把它留在這裏給妳。珍妮,我不知道是媽媽說得對還是丹中尉說得對。(阿甘哭了)我不知道我們所有人的命都是註定的,還是隨風飄零沒有定數,但是,我想說不定兩個都對。說不定兩個都同時發生。我想妳,珍妮。如果妳需要任何東西,我就在不遠處。」(這裏有其它的精采對白。)

片頭片尾的羽毛相互呼應,而羽毛所象徵的生命主題,在片中各處出現,阿甘闖出了很多各自大異其趣的事業,但全都只為一個單純的目的「過生活」。

所以本片除了「蛇銜其尾」外,主題貫串得也很好。







說到主題的貫串,其實每一齣戲劇或多或少都有,但其中有些特別明顯,例如電影「屋頂上的提琴手」:


(提琴手在6:25秒處會出現)

一個遵循傳統的猶太家庭有三個女兒,一一地因緣際會愛上違反猶太傳統的男人,傳統的權威和對女兒的愛在父親心中衝突,最後只好寬容。每次女兒愛上(傳統上)不該愛的人時,屋頂上都會出現一個提琴手拉著樂曲。如果要在屋頂(這個世界,有變化多端的現狀,以及--傳統)拉小提琴(生存),勢必要不斷地平衡自己。

和上段影片中爸爸所說的相反,屋頂上的提琴手所象徵的平衡(照爸爸所說的話是 shaky )正是爸爸之後對三次變故(三個女兒不遵循傳統的戀愛)的態度,爸爸最後也只能無奈地變通與包容。

這部片的劇情和李安的「飲食男女」有點像,李安所拍的外省人家庭,和流離的猶太人或也有同病相憐之處,但「屋頂上的提琴手」更為明顯的主題貫串就是片名提琴手在屋頂上拉小提琴的象徵畫面不斷。







台灣「命中注定我愛你」,雖然每一集都叫做「第 N 貼」具有主題貫串的意思,但不夠明顯。

我想初級至少每一集開始可從辦公室、戶外、舞蹈教室等場景都可看到的便利貼(主題設定時說「便利貼」女孩是盤踞全亞洲的。)上面寫著每一集的主題,近鏡拉遠開始故事,隱約彰顯出便利貼隨處都是的主題。




示意圖


中級則是在實際的劇情上用得到之處都用便利貼,點綴加強便利貼的概念。(示意圖同上)

高級則是開場時可由隨處可見的,每集(或某些段落)不同便利貼女孩(路人)發生的一件小事(可手拿便利貼的交辦事項)如幫同事跑腿,或當朋友小孩的臨時保姆的畫面開始演繹故事。


感覺有點像日劇「役者魂」:



「役者魂」主角松隆子是演員的經紀人,在路上看到一些人,會在腦中設想他們的人生,變成一齣戲劇,這段是看到高中女生,設想她其實不想繼續在補習班待下去,而希望成為寶塚的藝人。


真希望台灣連續劇也能看到那樣的安排。





延伸閱讀:[45][思考]關於故事的串場@逗‧貓‧棒




創作者介紹

阿森的部落格‧台灣派

person12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Lin
  • to 阿森兄:
    只能說湯姆漢克斯演的太好了(不愧是影帝...)
    他都靠演技取勝(因為外型實在是...太親切了XD)

    其實頭尾連結...不只是台灣常常沒這樣
    連很多美劇也是,我想可能是因為美劇太觀眾取向了
    演了好幾季後...劇情會越來越遠,Lin有時候一季沒看,
    先看下一季....完全很錯愕到底在演什麼-.-
  • 沒錯,像 Lost 那類的在還沒完全演完之前,你不會知道它是否有「蛇銜其尾」首尾相連的,這種解謎(應該說是謎團混戰)的故事不大可能一開始給你猜中結果。所以它的主題貫串一定要做好,比如說那組讓胖子中樂透的數字,就不斷出現,還有那個太極圖案。還有那個墜機的事件,會一直不斷地回顧。

    像 24 有幾季就有蛇銜其尾的串場模式,而 heroes 則是主題(Save the cheerleader; save the world.)貫串。

    Prison Break 則像是華爾滋一般,首尾相連只是其基本形態,第一集是以片名與結尾呼應,第二季卻又和第一季的開頭呼應,第三季(其實是腰斬的)又繞了一圈。

    像 Lin 兄喜歡看的 Desperate Housewives 就有,而且每一集都有一個小主題,劇情發展會發展回來,但是又會把整季的主線向前推進一點,這是我最佩服美國影集編劇的地方。最高水準的編劇是在電視圈而不是好萊塢。

    觀眾取向是還好,不會比台灣觀眾取向強,台灣會因為觀眾投書而改變結果。因為台灣觀眾就這麼一群,而美國連看 CSI 和 24 都是不同的收視群......啊,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你是說收視率取向嗎?這是沒錯。但,程度還是比不上台灣。

    你說有不能跳看下一季的劇集?這樣收視率會不好喔!感覺上不大可能這樣。你是說哪一部呢?

    person1204 於 2008/07/24 11:32 回覆

  • Lin
  • to 阿森兄:
    阿森大哥看戲真的是達人耶...(24主題太沉重,Lin看幾集就沒看了)

    沒啦~不是說不能跳看啦,我是租DVD剛好2季沒租到,結果跳3季先看,其實只是多新角色,又有新主題,Lin比較沒辦法跟上節奏啦(還是可以看啦,只是Lin看戲有時候,喜歡全盤了解他在演什麼,劇情也並非完全都沒銜接,Lin有時候就很愛亂誇飾法...真是抱歉讓你誤會了)

    對啦 ~我說的是收視率取向!真不愧是阿森大哥耶!

    恩~台灣戲劇屬於小眾,所以跟CSI或者DH那類擁有廣大支持群的戲劇,實在沒辦法,為了吃飯,還是多順點觀眾的意思吧....,美劇還真的好多很好看呢(謎:有帥哥你都說好看吧..暴).製作成本又雄厚...編劇又厲害,

    也希望那些電視台眼光放遠一點,成本高一點,給編劇多一點自由發揮,做一些國際級的好戲....(不然Lin..想支持台灣戲劇,都不知道有什麼原因值得我去支持?)
  • 有一個支持的理由:

    其它國家不大可能用我們台灣的在地特色文化生活去拍戲,所以在本地的戲劇是最貼近我們日常生活的。

    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張大春寫的「城邦暴力團」?

    劇情一開始是七個老朋友在南海路植物園的涼亭聚會,結果其中的大哥青幫的幫主被他的乾兒子奉蔣介石之命「賜死」。

    第二幕是主角在重慶南路的三民書局看天地會的密辛,遇到一個奇門遁甲的高人,揭示他日後的命運。

    第三幕是孫小六出現在汀州路與南海路街轉角的東南海鮮餐廳,那是鄧八婆的隱藏堂口。

    後面有一幕是剩下來的六個老人為了躲避蔣介石旗下天地會的追殺,躲在中華路的新生戲院(今錢櫃),結果被認為鬧鬼(真有其事),天地會用火攻造成新生戲院大火(真有其事)。

    蔣介石藉青幫幫主乾兒子的手成立竹聯幫,誅滅青幫舊人,為的是要隱藏自己曾是青幫幫眾的事實。

    整部小說都會讓你有非常熟悉的感覺(當然是要有一點年紀啦XD)這些東西,因為在地而有味道。

    當然這是屬於外省的記憶,我認為本省也有很多這樣可以將日常生活與本土文化做很大發揮的題材。

    person1204 於 2008/07/25 10:13 回覆

  • saviola
  • 派森兄:
    寫得真好~
    我想如果台灣人多用點心不管導演或是演員
    還是會有好作品出現
  • 謝謝你的讚美。

    我相信電視圈的人多少還是有用心的,但是製作成本受限,環境氣氛受限,社會文化受限。所以我更格外佩服那些在這種環境下還能堅持創新的人。

    在歐美或日本能做出好作品的機會是比台灣高的,希望台灣日後也有這樣的環境土壤可以孕育出好的電視人員。

    person1204 於 2008/07/25 09:57 回覆

  • HubertYu
  • 阿森大真的是pro的喔,把我國中的記憶翻出來。還將「蛇銜其尾」與「主題貫串」,說得頭頭是道。讓只懂得「前戲、小衝突、大衝突與結局」的四部曲分析的我汗顏阿。開玩笑啦,讓我覺到很多喔。
  • 修伯特原來才是pro的啊,獻醜了XD

    那只是我自己的看法啦!其實固定的模式一定還有很多,只是我一篇寫不了太長......

    「東大特訓班」有分析歐美的文章通常用主題句可以看到一段或一篇的重點,非常嚴謹。反之日本(亞洲)人寫文章注重「起、承、轉、合」但喜歡自由寫,所以其實以結構來說好像反而歐美的比較容易分析,而亞洲受漢字文化圈「差不多先生」的影響,文章的分析就莫衷一是。

    person1204 於 2008/07/25 09:51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