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問我的話我會說,戲劇最重要的是,那個故事到底在說什麼。比如說有兩部電影(看過的請先不要回想):

 

「楚門從出生、成長到結婚都在一個很大的攝影棚裏,所遇見的每一個人包括他的爸媽老婆,身份都是假的......」

本年度場面最浩大動作鉅片,緊張驚險刺激萬分,爆破場面浩大,陣容堅強,由湯姆克魯斯主演。」





如果我第一次看
的話,一定會選左邊那部來看。我會想知道那個人是如何過生活,後來怎麼樣了。

而右邊這部,我已經能想像出有些交通工具或建築物被炸掉,然後湯姆克魯斯最後一定不會掛點,一定有個內奸(如果沒內奸更難看)。除非是湯姆的風扇,否則不是非看不可。

然後看過的回想起來,哪一部比較特出呢?

或許有人會認為,在偶像劇來說,當然偶像是最重要的。但並不完全如此。

比如說,電視圈傳林依晨是偶像劇的一姊,男星如賀軍翔(愛情合約)、吳尊(東方茱麗葉)、鄭元暢(惡作劇之吻)等都因
和她合作而走紅,有如木村拓哉在日本一般。



然而,現在木村拓哉不再是收視保證,林依晨神話
也已被陳喬恩神話取代,台灣有史以來收視率最高的二部偶像劇都是陳喬恩主演的。

林依晨的「惡作劇2吻」和陳喬恩的「命中注定我愛你」正面廝殺的結果,陳喬恩勝。大家又說陳喬恩是一姐。

不過,這場對決是「陳喬恩」勝,或是「命中注定我愛你」勝?我認為是後者。「命」劇加進了「便利貼女孩」的概念,又在第一集就演出陰錯陽差懷孕的床戲,加上新進編劇的新鮮劇情,創出佳績。

惡作劇2吻這種續集電視劇,相對來說缺乏引發觀眾好奇心的因素,會想看的,不是喜歡林依晨就是鄭元暢(或者還有王子)。一開始的觀眾群也有被佐藤藍子、柏原崇或漫畫帶進來的。

而且,雖然「命中注定我愛你」和收視率第二的「王子變青蛙」都是陳喬恩主演,但她並不是收視保證。她也演過收視平平的偶像劇,如「剪刀石頭布」或「櫻野三加一」,而且是在「王子變青蛙」之後。甚至,其中「櫻野三加一」她同樣和明道合作,收視硬是差了將近三倍(後來agh93682提供相關數據,櫻野有到3.38,特此更正)



連陳林二「天后」都如此,所有其他的偶像更都曾慘遭滑鐵盧
,除非只演過一部戲

吳尊和林依晨主演,請來任達華助陣,改編自日本漫畫的「東方茱麗葉」,慘敗於「愛情魔髮師」。過不多久,同樣由吳尊主演,同樣改編自日本漫畫的「花樣少年少女」收視率卻是同時段冠軍。
從經典台灣偶像劇「流星花園」出道的仔仔演過「深情密碼」和「美味關係」分別被「微笑PASTA」和「公主小妹」打敗。

我想對「偶像劇」來說,偶像當然很重要,但題材更加重要。

新鮮的題材不保證成功,但採用其他人一窩蜂採用的題材,卻注定失敗。如果會成功,一定是其它層面有突出之處,但這樣不等於在題材的創新上交了白卷嗎?憑什麼拿到比原創者更好的成績呢?

網友拿鐵可可亞餅曾說劇情是能不能紅的關鍵。如果從編劇的角度看,相同的題材用不同的角度去看,用不同的情節去編織,優劣差距很大。

題材則是製作人的功課,製作人可能認為目前最缺乏什麼題材,或觀眾最喜歡怎樣的話題,就容易拿來當題材。

但台灣的偶像劇題材容易淪為附庸:

1. 什麼題材收視率好,我就跟著拍什麼,儘管現在已經遍地都是那種題材的偶像劇。
2.
如果題材是廚師,就寫廚師之間的戀愛,如果演企業家就寫企業家的戀愛,如果演籃球就寫籃球選手的戀愛......雖然主題不同,但上演的是同一齣戲碼。

台灣拍了好多部有關籃球的偶像劇,如「MVP情人」、「鬥牛要不要」,加上電影「功夫灌籃」和最近即將上映的「籃球火」,感覺上這個題材已經被玩到爛了。

籃球題材會不會變成偶像劇界的葡式蛋塔仍有待觀察,只是靠羅志祥、言承旭、吳尊三大人氣偶像才能撐得起這個題材,為什麼不用一個新一點的呢?不是說今後都不能拍籃球題材,但在短時間內不斷重拍,也太密集了一點。


如果用這樣的方式處理,久而久之容易讓觀眾失望。從藍海策略來看,這樣做也不聰明。


以日劇為例子,日劇有多數題材都來自漫畫,但絕不像台灣偶像劇侷限於少女漫畫一樣,而是各種題材都拍。因為日本漫畫題材之多采多姿,已經到達一個極致,任何可說故事之題材都會變成漫畫。

所以,日本偶像劇(Trendy Drama)之題材也是非常豐富。

我用日劇的題材來看看究竟能做怎樣的變化,以下也會簡單說出台灣是否也能拍這樣的題材,當然都是個人意見。

誠如 Sex and the City 所說的,愛情永遠不會退流行,但就算是探討愛情的題材,日劇的題材也不止「拙女V.S.貴公子」一味:




螢之光(小螢的青春、魚干女又怎樣)
緯來日本台目前剛開始播出,時刻表
離愛情遙遠的「干物女」的爆笑戀愛故事。台灣收視最高偶像劇也有借用這種「XX女」的概念(便利貼女孩)。

台灣的可用性:高,事實上也有不少台劇已採用這類題材,比如蔡依林和羅志祥主演的「上班女郎」和現在的「命中注定我愛你」,只是情節安排的細膩程度還是有差......




1993年版高校教師



2003年版高校教師
高校教師
高中生物老師與女學生相戀的悲劇。

台灣的可用性:極高。拍攝所花的成本和現在所花的相近,甚至還更省。只是台灣道貌岸然的衛道人士很多,不知道有沒有人這麼有 GUTS 去拍這類禁忌性的題材,又不陳腔濫調地安排一些皆大歡喜的劇情。





大和撫子
幼時貧窮的拜金女
機關算盡,栽在隱居於魚店的數學家手上的故事。

台灣可用性:高。但編劇和導演功力(此處應指個人品味)要夠,否則很容易拍得很聳。





求婚大作戰
後悔沒有對青梅竹馬示愛的男生,在「她」的婚禮上遇到命運之神給他讓時間倒轉的機會。

台灣可用性:高。此種題材好不好看,完全在於編劇安排情節的功力。當然導演選擇場景的能力也重要。




當然還有 101 次求婚
相親 99 次都失敗的醜男追求真愛的故事。

台灣可用性:高。只要別用相同名字去消費它就可以。



如果不完全以愛情為主題,日劇新穎的題材常包括特殊職業或身份的族群,例如:



夜逃屋本舖
敘述日本泡沫經濟後,有許多人欠下巨款而不得不「走路」。夜逃屋本舖就是幫助這些人烙跑的一家公司,戲劇中探討欠款者的心態,日本社會當時的狀況等。

台灣可用性:中→高。因為台灣現在這樣的人有可能會多起來了,但怕政府會用一些迂迴的方式干預此類題材。






月下棋士
敘述一位從未受過正規將棋教育的天才棋士為了有機會與將棋界頂尖高手對局,節節擊退各方好手,欲取得名人挑戰權。全劇雖未見血,棋戰之激烈卻與戰場殊無二致。沒有戀愛場景。

台灣可用性:中。
可改用象棋作為題材,但編劇對象棋若無深刻了解,就必須多花時間做研究,情節的描寫和場景畫面的轉換都非常要求編導功力。


交響情人夢

野田妹是任何音樂聽一遍就能完整彈出的天才鋼琴少女,然而她討厭洗澡、討厭打掃、偷吃朋友便當。交響樂的故事,為了演出這齣偶像劇,製作單位召集了一組交響樂團。帶起一股交響樂欣賞學習的風潮,令人激賞。

台灣可用性:低。場景、後製(劇中漫畫效果)會花費極高成本,女主角必須年紀輕演技又好,又不能老練的讓人討厭。編劇和導演的音樂品味也要高,攝影師也必須了解交響樂團的運作方式,對目前的台灣來說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不苛求。











鐵板少女小茜

CHIYUKI鐵板燒店老闆的獨生女
小茜,為了繼承家業放棄高中學業。一天,爸爸在轉讓店面的經營權給西豪寺之後莫名失蹤。西豪寺的千金-愛娜所經營的煎菜餅店在各種商業包裝下一度又門庭若市。小茜只有放棄鐵板燒店踏上尋找爸爸鐵馬的路途。沿途和各地廚師(找來當紅明星客串一集)比試,好看又好吃。

台灣可用性:極高。比日本還要高,因為台灣可說是世界上吃的種類最多的國家之一。在台北市可吃到世界各國的美食及小吃,外國人(中國人除外)來台灣最想去的已不是故宮而是各地夜市。這種題材還可介紹台灣各地小吃。這也就是模仿日本校園瘋神榜單元的
食字路口比原節目還要長壽,甚至「吃」掉整個「週日八點黨」節目的其它單元,並一再重播的原因。台劇「翻滾吧!蛋炒飯」就是完全忽略掉這一點,廚師的戀愛儘加一些車禍、生病的情節做什麼?台灣那麼多東西好吃,怎麼不多介紹一點?





特命系長只野仁(變身特派員)

在大型廣告代理公司工作的只野仁,白天是庸碌的上班族,晚上則接受了會長的特別命令,祕密解決競爭對手。

台灣可用性:中。因為台灣的命脈是中小企業,一演大企業,那些少數的大頭就會被影射到,而且觀眾大部份在中小企業任職,比較不容易感同身受。



派遣員的品格(外派職員、派遣女王)
在日本經濟衰退後,舉世聞名的「終身雇用制」已受到打擊,公司為了求生存不得不進行裁員,求助於人力派遣公司。女主角以前是銀行的員工,卻遭到裁員的命運。從此之後她不再相信公司,而以 3000 日幣時薪的超級派遣員身份生活。

台灣可用性:高。被外包人員取代的危機感幾乎任何正職人員都有。




女王的教室
像女王一般的支配着整個班級的女教師阿久津真矢與半崎小學6年3班的學生1年間的「戰鬥」。測驗成績差的學生要當上名為「班長」、實為打掃清潔學校的職務;一位小女孩因休憩時間忘記了上洗手間,於是上課時不准去上,最後導致失禁;女王秘密調查學生的隱私,並以「告訴家長」來威脅他們……

台灣可用性:極高。森林小學雖好但關注的人少,從反面演出小學生的問題,引起的回響一定很大。這種題材最大的阻礙又是那些道貌岸然的衛道人士,若有人有膽拍這種題材,有助於我們公民素養的提升。




龍櫻(東大特訓班)
曾是暴走族的三流律師—櫻木建二,為了增加自己的業績,承諾將瀕臨破產、大學錄取率只有2%,被稱為「笨蛋高中」的私立龍山高中,改造成每年有超過100人以上考進
日本第一志願東京大學的升學名校,並賭上了自己的名聲。片中的實用讀書及考試技巧,均為訪問各日本補習班名師而得。

台灣的可用性:極高。這為什麼應該不用我再多說,我相信考生一定很希望有台灣版的「台大特訓班」偶像劇吧。




TRICK(圈套)
日本的新興宗教眾多。已故偉大魔術師的女兒及物理學家,揭穿可疑宗教教主以“超能力”及“心智控制術”詐騙他人的真面目。

台灣可用性:高。不過所受壓力可能會來自社會各界,我個人認為台灣還算是個被迷信綁架的國家。




HERO
只有初中畢業的熱血檢察官久利生公平,改變因循茍且的同仁的故事。


台灣可用性:高。檢察官和法官應該被堆積如山的案件壓得沒時間看電視吧,更不會有空來抗議了XD
。日本檢察官的起訴成功率高達 97%,台灣不到 5 成,因為台灣檢察官是寧可殺錯,不肯放過,加重了司法的負擔,應該規定台灣檢察官要看本劇




監查法人(審計風雲)(日本播出中)
一人撫養四歲女兒的青年註冊會計師,向企業的不正當操作發起挑戰。

台灣可用性:高。個人非常希望有探討這類話題的台灣偶像劇出現。





CHANGE(日本播出中)
小學老師因緣際會當上日本首相的故事。劇中木村拓哉的競選廣告,肯定讓台灣觀眾有似曾相識的感覺
XD

台灣可用性:低。雖然有很多地方都很貼切,但是一來日本與台灣制度不同(內閣制 V.S. 四不像雙首長制),二來演得太貼切,恐怕 NCC 或勢力龐大的中國國民黨不會讓它在任何一台上映。赤裸裸的政治惹人厭,日本連木村拓哉出演收視率都輸「極道鮮師」。最重要的是,說一句難聽的話,台灣沒有兼具骨氣(不怕流失中國市場)與人氣(撐得起收視率)的偶像能演這種戲,全部都說「政治與藝術無關」。





取材的方向很難整理出一種固定的模式,所以才用這種眾多舉例的方式看是否能說明一番。

台灣投注在觀眾身上的注意力太強了,觀眾有時也不知道他們要什麼。偶像因為有延續性,容易累積他們的粉絲,所以在各種意見表達的平台上,好像變成偶像才是唯一重要的元素。而題材的缺乏變化性是潛移默化的,觀眾只會日漸覺得無趣,慢慢地不想看。

總不見得像我一樣喜歡新鮮題材的人會組成「新鮮題材後援會」吧?

但是,我相信創新的題材是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有的需求。只有羅志祥的粉絲會說:「給我小豬,其餘免談。」其他人並不是非他不可。

但說到題材,除非故意,我從來沒有看過一個人連續一個月以上吃同一道菜。

再喜歡一部電影,反覆地重看,也不可能不看其他電影。題材可以來自本土文化風潮(或通病),例如上述的夜逃屋本舖、派遣員的品格、東大特訓班、圈套等,可以從其它國家得到靈感,比如說我相信SP(要人警護官)的靈感有來自美劇「24」。

就是不能一成不變。




延伸閱讀:
  1. 【看電視】鬼打牆@我需要你為這件事作個定義
  2. 不同凡「響」的Nodame Cantabile (台譯交響情人夢)@廣告風涼話
  3. 惡夢..@恩.....典......陳喬恩的部落格
  4. 史上最高視聴率ドラマ「命中注定我愛[イ尓]」、米有力紙でも魅力を紹介―台湾@陳喬恩~臺灣之光!台劇天后!

person12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